扉奕

继续加油!

奇奇怪怪的all鹊不解释√

*我开始实力作死了,给自己鼓掌
*全员死亡向,鹊鹊私心,不是凶手,除凶手以外,最后一个“死”
*番外里尝试了一个不一样的鹊鹊
*all鹊向,清水,大概
*更新慢,巨ooc,慎入!!!
*即使有自己喜欢的人物死掉了也别给我寄刀片,毕竟全员死亡向。
*有查过相关知识,有可信度
*全文都要记得记笔记哟
*私设遍地都是,不喜,嗯,其实不喜我也没有办法对不对?(ˊ˘ˋ*)♡
*鹊鹊造型轻改:原型是两只手戴的都是连臂的黑色露指手套(详情请看原型。),右手的大手臂到手腕位置是绷带。现改为两个手臂都有同右手的绷带,衣服不变,加一件黑色的斗篷,有帽子的那种(和炼金王的皮肤那个很像,只不过加长到脚腕,颜色改成黑色。)。短发改为长发。
PS:此轻改只限于本文,与原模型无关。
*提醒小可爱每一下,所以鹊鹊上同人画的都是绿色上眼睛,实际鹊鹊的海报和原模型都是紫眸,所以其实我没写错。(详情请见原模型。)
*欢迎小可爱们捉虫~
*给你们比心心(ˊ˘ˋ*)♡

狄府.书房.
狄仁杰无所事事地翻看以前的案件整理,是不是抬眸看向那个安静的人。他对面的人儿轻抿口茶,安静地看着医书。泼墨般的黑发高束,发尾乖顺的搭在肩上,额前墨黑的刘海中有一缕月白,被风撩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黑色的斗篷遮住了身躯,深色的围巾掩住了人们向下探求的目光。裸露在外面的两只手上戴着黑色的露指手套,露出他苍白而修长的手指。狄仁杰是不是看一眼这个安静的人,却猝不及防落入一片紫色的星海。眼睛的主人用一种玩味地笑意看着他。“怀英,你打算看到什么时时候?”清冽地声音伴随着人的翻书声,深知这人是打趣自己,但他偷看也是不争的事实。“在下就看看。”拿起茶杯浅抿一口,掩饰自己的尴尬,就看见那人朝自己的茶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给他加水。无奈地替他添好茶水,看着他有旁若无人的看起来书,忍不住把他的书从手中抽走。那人也不恼,从随身的药箱里拿出另一本书接着看。狄仁杰无奈地叹口气:“越人你究竟带了几本书?”扁鹊用手撑着头,微微抬眸看向他面前无奈的狄仁杰,勾起一个愉悦地笑意:“怀英猜猜看。”
“反正猜对了你也会耍赖,还不如不猜。”伸手在扁鹊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狄仁杰好笑得看着扁鹊白了他一眼接着看书,压下将人的书抢过来的想法,撑着头看扁鹊看书。修长的手指带起纸张,清浅的药香在空气里弥漫,狄仁杰看着扁鹊的手指发呆。“越人你手指真好看。”不知不觉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等意识到的时候,就看见扁鹊嘴角意味不明地微笑,狄仁杰觉得自己的寒毛大概全部都竖起来了。“话说越人,在下又不是来找你看书的。”下意识发泄着自己的不满,狄仁杰觉得最近他很不对劲。“准确的说,怀英你一直在看越人看书。你自己怕是没看到什么东西吧。”说话间,扁鹊还不忘翻过一页书。狄仁杰尴尬地翻了翻手中的案件,讪讪道:“还是看了几分卷宗的......”虽然这句话直接被扁鹊无视了。

“狄大人!”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大喊,随后大门就被打开了,一人急匆匆地跑进来,在狄仁杰耳边低语了几句,狄仁杰的脸上瞬间就变了,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扁鹊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淡然地抿了口茶。正想翻书,手就被狄仁杰一把拽住,两人跟着那个来报的人一起冲了出去。
“怀英怎么了?”扁鹊疑惑地看着一脸严肃的狄仁杰,心想原来这人还有严肃的时候。“越人,你...可以当一下,仵作吗?”扁鹊挑了下眉,看向狄仁杰的目光里有几乎凝成实质的不满,对他的职业不敬的不满。“抱歉啊越人,等到了再向你道歉。”朝他歉意地笑笑,狄仁杰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大秦.宣太后芈月行宫门前.
一具尸体靠在太后行宫门口的大榕树上,尸体瞪着双眼,死不瞑目地样子。而太后芈月则苍白了脸,看见扁鹊的时候,眼睛瞬间就亮了。“秦缓。”站在芈月一旁一身黑色龙袍地少年朝扁鹊点了点头,扁鹊听到少年说的那个名字,皱了皱眉,瞪了那个少年一眼,冷着脸对那个少年颔首行礼:“拜见秦王。”“秦缓,在朕的宫中,你得唤朕,大王。”嬴政踱步到扁鹊面前,扣住他的下巴,将扁鹊的脸抬了起来,“秦王说笑了,秦某要见的皇帝太多,一个个都喊大王,秦某怕到时候反而失了礼仪。”扁鹊冷笑着拍开他的手,后退了几步。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一个盔甲的人——白起。白起抬头对扁鹊小幅度地挥了挥手,他也回给他一个淡淡的笑容。大致地打过招呼,狄仁杰和芈月,嬴政和白起聊着,扁鹊则走到了尸体前。此人颈间中段大约于喉结上下位置,从右边的大动脉至左边有一道长约一指长短的伤口。双腿不自然弯曲,可以初步判定为骨折。致命伤应该就是颈间那道伤。尸体被放在了草地上,草地上没有一个人的痕迹。扁鹊皱了皱眉,随手拽住了一个一旁准备接受审讯的宫人。“我问你,你看到的是不是最早的现场?”许是语气太过冷硬,那个宫人抖了一下,脚一软,扁鹊眼疾手快地把人扶住,这人免去了跌倒在地的命运。“回答我的问题。”扁鹊抓着那人的手暗中使力,那个宫人吓得立刻就说了出来:“是是!奴才看见的是最早的现场。”
“当时的现场就是这个样子的?”
“是是,当时奴才还下了一跳,想着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这可是太后的行宫!”
“现场有没有被破坏过?”
“没有,奴才们看见了就吓得跑走了,没有人会去碰那个尸体的。”那个宫人听了直摇头,那架势颇有几分把头都摇下来的架势。松开了那个宫人,回头向狄仁杰的地方喊了一声:“怀英,越...秦某先去看一下尸体。”狄仁杰朝扁鹊摆摆手,然后立刻收回手接着记录。
一只手按在了狄仁杰的手上,他啧了一声,抬头就看见嬴政一脸不善地看着他。“他唤你怀英,呵,你们两个什么关系?”狄仁杰立刻明白过来,看向嬴政的目光有了几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挑衅:“我们什么关系,和大王没有关系吧?毕竟大王是要管理江山的人啊。”言下之意就是:你管好你该管的东西就行,我们两和你没关系。“是吗,这秦缓脾气怪的很,狄兄你可要多加小心些才好。”“不劳大王挂心,狄某自有分寸。”说罢继续询问一旁的宫人,不再理会他。嬴政缓缓地收回手,掩在龙袍下的手攥的死死的。
扁鹊将裸露在外的手指绑上绷带,才放心地去触碰尸体。他把那具尸体的衣服全部褪去,小心的查看尸体。他将手伸向尸体的颈部,发现已经开始僵硬了,随即在尸体的脸部,下颌关节附近按了按,发现都有僵硬的现象,目光一暗,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记了下来。他把尸体的头部抬起些,露出颈部的伤口。伤口很平整,并且很深,扁鹊看见伤口不由咋舌,心叹不过是个小人物都要下此狠手。伤口部分的血液已经凝固了,扁鹊发现大榕树的树干上也沾到了血,用手指碰了碰,发现还没有完全凝固,迅速在本子上记好,抬头的时候就发现尸体的手中紧紧抓着什么,勉强撬开手指,就看见了一张纸,扁鹊悄悄地收进了药箱。

“越人,怎么样?”
狄仁杰从后面走了过来,蹲下身询问他。扁鹊继续手中的动作,不理狄仁杰。在尸体的小腿出看了看,扁鹊面上没什么表现。最后大致看了看尸体的状况,起身将手指上的绷带解了下来。“怎么样了你倒是说说啊。”狄仁杰无奈地跟着站起来,替人按揉手指。“越人是腿酸又不是手疼,你别揉了。”说完甩着手往前走,“你又不让我揉腿....”狄仁杰低声喃喃,快步跟上扁鹊。“你这边什么情况?”扁鹊把绷带收了起来,看向一旁的人。“还能怎么样,有用的一个都没。”叹了口气,想起刚刚的询问,狄仁杰一点劲都打不起来。
“是吗。”扁鹊的眸暗了几分,突然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他转过头,将刚刚那张纸拿出来,展开在狄仁杰面前:“若我说,这只是个开始,你会信吗?”说话间,扁鹊的眸子微缩,笑容渐渐扩大。

突然想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