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1 )

*本文在贴吧上有发,lo主就是原作者!!!

*建议关注一下lo主的贴吧,主要在贴吧上发。
ID:寒缘银颜

*lo主,文笔不好啊,(严肃脸),ooc严重,慎入。

*先发一下第一章试试看有没有人看(滑稽)

*全员(除鹊鹊)黑化向

这是一个梦里的故事?不,这是一个————
永远走不到尽头的游戏。
扁鹊,原名秦缓,子越人,是一名医生。
他有个师傅,名叫徐福。
他医治了秦王,却被诬告了。
从此没有秦缓,只有一个不知善恶的怪医——扁鹊。
某座山中.
清秀但是有力的篆体小字书写着“医馆”的牌匾,挂在简陋的茅草屋上。屋中传来阵阵药香。传闻中的善恶怪医——扁鹊的医馆就在这里。只不过求诊的人想要找到,许是要费上些工夫。
扁鹊站在屋门前整理架子上的药材,屋内的架子上瓶瓶罐罐放了一堆。扁鹊理好药材后才发觉没事做,就看着天空发起了呆。
“越人,有时间就出去走走,别老是闷在医馆里。”
“不要,我要陪着师傅。”
“你呀...”
真是讽刺啊,竟然还会想起他,明明被骗成这种样子。
扁鹊不知不觉想起小时候和徐福一起的时光,不由扯出一抹苦笑。看着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和过分苍白的皮肤,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而抬头有发起了呆。
说起来,好像真的很久没有出去过了啊。
长安街上.
“所以,还真的出来了啊......”扁鹊看着热闹的长安街,叹了口气。
竟然想着想着就出来了。
无奈地扶额,一阵菜香飘来,勾扁鹊的食欲,随便买了几个包子,就在街上逛了起来。
街上都是商铺,菜香飘满整个街道。扁鹊这才有了一种,自己还活着的感觉。
“唔...”风吹过,把什么东西带着飘起,不小心飘进了他的眼中。拿出来看看,才发现是自己的头发。因为几乎不出门,所以他的头发也有好久没有理过了,这么一看,已经及腰了。
“越....越人?”慵懒带着些清冷的声音在扁鹊身后响起,轻的好似没有发出,又好似那人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扁鹊被这声“越人”惊的止住了脚步。这长安街上认识他的人不多,能叫出他名字的,恐怕就只剩下那个人了。
“嗯,子休。”
庄周,子子休,是稷下的三贤者之一,亦是扁鹊的青梅竹马。不过他倒是让扁鹊操了不少心。走到哪睡到哪,还有次走在路上睡着了,扁鹊找了整整一天才找到。
“头发,长长了啊”庄周盯着扁鹊的头发看出神,好半响才缓过劲来。
“嗯,正准备去剪掉的”扁鹊不在意的拽了拽自己的头发,直到感觉到痛才放开手。
一只温暖的手覆上了扁鹊的脸庞,微微使力将他的头抬了起来。扁鹊不喜欢与人接触,刚被碰到就僵在原地。“好看,不许剪。”还是那清冷的声音,庄周带着笑看着他,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着。清浅的笑容,却足以使人震惊。
庄周.........笑了啊
“嗯。”鬼使神差的应下后,扁鹊才发现他和庄周离得有多近,赶忙退开,掩饰地拉起围巾,遮住自己泛红的脸。
【越人,你还是不懂啊】庄周眼中隐藏着什么,只有他知道。
很想,真的很想把这样的他,压在自己身下,听着他情动声音,为自己情动的声音。他觉得自己要等不及了,可是他不想伤害他。
“越人我还有事,下次找你吃东西吧。”隐藏好自己眼底的情绪,庄周还是那个迷糊的庄周。
只在乎扁鹊面前迷糊的庄周。
“嗯,别迷路了。”扁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在他头上揉了揉。
“越人接下来去哪?”
“阿,去见一个以前的——病患”扁鹊眯起露在围巾外的眼睛,转身离开了,徒留庄周在原地沉思。
让越人感兴趣的人,要不要——
杀了呢?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