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3 )

*这么快是因为有稿子(滑稽)

*本文在贴吧上有发,lo主就是原作者。

*全员黑化向。巨ooc,慎入,致歉。

*其实lo主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扁鹊匆匆忙忙的把屋外的血迹擦干净之后,才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不大的一条口子却很深,先前拿了一条干净的布子简单的止住了血,但如果再不处理,伤口发炎了就不好了。
原先就苍白的皮肤配上鲜红色的血液,竟有了几分妖冶的美感。
结痂的伤口被生生撕开,血液迸出溅了一地,“唔....”闷哼声在安静的屋子里显得十分清晰,血腥味在药香中闻得几分朦胧。
“越人?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庄周进门就看见扁鹊把自己伤口撕开的情景,鲜红的血液与苍白的皮肤的奇怪搭配却让他看呆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走上前去查看。
扁鹊原先侧着身子,听见有人换他急忙转身,伤口被用力拉扯的疼险些使他昏厥过去。
“如你所见的这般,子休。”
看见来人,扁鹊才放心地低头处理自己的伤口,但语气中无意识加上的苦涩与委屈,只有庄周听了出来。
暴躁浮动的杀气仿佛要实体化一般萦绕在庄周的周身,不详的气息是扁鹊担忧且心惊。
子休,这些年你经历了什么?
直到医馆里的瓶子有些接受不了这杀气时,扁鹊才慢悠悠地将伤口处理好了。
“子休,你想把我的医馆砸了?”
瓶子破碎的声音惊醒了暴怒中的庄周,床上那人苍白我脸色让人心疼。
【越人,为何你总是这般不爱惜自己呢。】
“越人...我....我不是....”
庄周走上前紧紧的抱住扁鹊,确定他在自己怀中才放下心来。
庄周是了解扁鹊的,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这医师人冷心冷,对人永远都是一副礼貌的疏离。
他是若有若无的,但是庄周很怕,他知道的,这医师总有一天,会消失的。
怀中的人儿瘦的叫人心惊,肤色如死尸一般,苍白而病态,他鼻息间充斥着扁鹊身上的血腥味,不满的皱了皱眉。
庄周想起了一个梦,一个这个医师满身血味,微笑着跳下悬崖的梦。
扁鹊惊讶的看着这个像孩子一样抱着自己的人,犹豫了些许时间,才慢慢的把手放在庄周的背上,轻抚着示以安慰。
“没事了子休,已经没事了。”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安慰庄周的,扁鹊神色淡漠,只有眼底才能发现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
这次,怕是真的吓到他了。
屋内,两个淡漠的人互相依偎着,药香弥漫,遮掩着暗藏的血腥。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