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2 )

*本章很奇怪,很奇怪,很奇怪。嗯,重要的事说三遍。

*本文在贴吧上有发,lo主就是原作者。

*本文为平行世界(上次忘说了。)设定是鹊鹊已经死过一次了,然后轮回的事情。

*写这这章的lo主没带脑子,巨ooc。

*与贴吧上的原文有异,lo主已经改过一遍了。

扁鹊凭着原本的记忆走着,不由回想起那人说的话。
“小医师,你说,怎样才能让一个人喜欢上自己呢?”
“恐怕要让剑仙失望了,越人只是个医生,别的什么都不懂。”
“小医师不要这样死板啦,李某才不信你没喜欢的人。”
“剑仙爱信不信。”
“小医师别生气啊!阿!疼!小医师你轻点上药!疼!”
“嗯?剑仙刚刚说了什么了吗?”
“李某信,信还不行吗。”
扁鹊看着那人因疼痛儿扭曲的脸,这才下手轻了些。
“小医师帮李某想想啦。”
“剑仙只要是真心对那人,自然会打动她的。”
“哦~小医师你知道的好多啊~阿!疼疼疼!小医师李某知错了!疼!”
但是那姑娘身体不好,许是没多少天可以活了阿。那个白痴估计还没看出来吧。
七绕八绕就绕到了一片桃花林。
林中.
一个棕发的青年躺在一颗树的树枝上,湛蓝色的眼眸溢满温柔。酒葫芦别在腰间,给树下的姑娘说着什么。那姑娘身体许是不好,脸色苍白,但是却始终带着笑意。欢快的笑声回荡在桃林里。
这表情不是挺好的嘛,李白?
扁鹊抱臂站在一颗树后,看着那两人脸上的笑容,走出了桃林。
几曾何时,我也曾这样笑过啊......
风吹起了他的发,迷了他的眼,乱了他的心,引了他的泪。
真的....不公平啊.....
李白在笑的时候抬头看了一下,就看见了扁鹊,心下一惊,正要赶人走,那人已经对他颔首,然后走了。
走掉了?不过,小医师好像哭了?
“太白怎么了吗?”
“没什么,想吃什么吗?”
“嗯,不用,暂时还不饿。”
管他呢,小医师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哭呢。
长安街上某个小巷子.
懊恼刚刚的失态,扁鹊就迷路了。(子休什么时候把这毛病传染给我了。)无奈地摇摇头才发现这不远处有个府邸,出于好奇,他就走了过去。
(很气派啊。)大致打量了一下那府邸,他才看见那块牌匾——林府
这不是那姑娘家的府邸吗?
扁鹊想起那姑娘苍白的脸色,就进去问了问,这一问,扁鹊开始担忧了。
“嗯?你说二小姐啊?唉,说起来二小姐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生下来身体就不好,小时候一落水,就落下了病根了,京中的大夫都说二小姐活不过18年,这不,都这么多年了,小姐身体也越来越差。”
“没治吗?”
“哪能啊!若是有用就好了。”
“不曾去见过扁鹊吗?”
“那怪医的诊金哪是我们这些小人家付的起的啊。”
“是吗,谢谢你”
倒也是个苦命的姑娘。
“糟了!”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扁鹊往医馆的方向跑回去。
一个男人坐在房顶上,紫色的眸子闪过一抹兴味。
“扁鹊?呵,有意思。”
医馆.
扁鹊到的时候,李白已经到了。
“扁鹊,你快救救她。”李白见扁鹊回来了,原本一脸的死气顿消。
“对不起,无能为力。”扁鹊走过去看了看那姑娘的脸,估计已经断气有一会儿了
“为什么?你不是神医吗?为什么救不了他。”
“你醒醒吧,她已经死了。”
“我不信,我不信!扁鹊,你快点救她啊!”
“你到底要我说几遍?我无能为力!就算我再厉害,也不可能救的了已死之人。”扁鹊看那人胡搅蛮缠,也就没了与他说下去的兴致。
利器刺入肉体,李白面无表情的抽回剑。
“你...”扁鹊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跌坐在地上。
“我,让你救她,没听见吗?”那人撕去原先的模样,双目充斥着血丝。
“愚不可及。”扁鹊眼中一片冷然。
“你!”李白强忍着,手上的青筋看的清楚。
“你不就,自然有人会救。”李白抱起地上的姑娘,一步一步的走出医馆。
“秦某问你,你对这姑娘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李白的脚步顿了顿,又继续走。
“看清事实吧,剑仙。”
李白走后良久.
“医德啊......”
他好像还真的没有。扁鹊捂着腹部站起来,走回屋里。
门被关上,徒留门外一地的血迹。

其实那个姑娘只是个路人。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