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4 )

*思考着要不要全部搬上来。

*本文在贴吧上有发,lo主就是原作者。

*本章有私设,不喜见谅。致歉。

*全员黑化向。巨ooc,慎入。致歉。

*我又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

扁鹊无奈的看不知不觉趴在自己身上睡着的庄周,认命地顶着伤把他移到自己的床上去,帮他盖上被子就开始发呆了。
子休,好像刚刚很害怕啊。
揉了揉自己有些发晕的头,正想着自己要不要也休息会儿的时候,门外出现了敲门声。
声音很小,显然,不是快死之人,就是极度虚弱的人。

门外
一个衣着奇怪的小孩子躺在那里。
一头棕色的卷发,毛茸茸的大耳朵顶在头上。这孩子被埋在一堆衣服里,神色懊恼。
“元芳,还不能熟练控制吗?”扁鹊走过去将孩子扶起来,无奈地叹口气。
“嗯......不过你等着,我一定会熟练的。”元芳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冷漠的人,眼中闪过不明的光芒。
“对了,长安街上有人在找你。”元芳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样的,眉紧皱着,语气也很不好。
“是吗。”扁鹊略微想了想,立刻想到了方才的李白,无奈揉揉自己有些发涨的额头。
“知道了,一会儿会去的。”扁鹊说罢,就往医馆内走去。看见元芳跟上,又不禁觉得好笑。
“跟上做什么?”
“越人哥哥嫌弃我吗?”
无奈看着面前卖萌的人,打趣道:“知道自己多大的人了吗?”
“不知道。”
元芳看着面前纵容自己这般的人,眼底升-出几抹占有欲。
【越人,等我能控制了,你就是我的了。】
“越人......这是.......”懒洋洋带着几分迷糊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元芳感觉自己的眼睛应该都气红了。
【这个人,是谁?】
庄周和李元芳视线对上了一秒,然后立刻就分开了,一起直勾勾地盯着扁鹊看。
好像,被质问了的样子。
无奈地摇摇头,扁鹊回屋背上自己的药箱,关上了医馆的门。
“越人要出去?”
“嗯,你们都回去吧。”
慢悠悠的下山去,不在意后面两人担忧的视线。
医馆前.
“喂,你是庄周,越人的青梅吧。”元芳冷着眼看着面前那个与先前截然不同的人。
“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叫他的。”庄周的眸子深的看不出原色,他们浓重到病态的占有欲,笼罩在这小小的医馆上空。
长安街上.
扁鹊小心的用围巾把脸遮好,用斗篷把自己的伤口遮住,在街上寻觅那人。
“今朝有酒.....嗯....今朝醉.......”熟悉的声音在酒馆内响彻,扁鹊悄悄走进那酒馆,趁着他人不注意,将李白迷晕了带出来。
“好.....好重.....”不满的抱怨出声,扁鹊困难地拖着李白走在街上,路人会时不时往这边看过了,扁鹊无奈的将围巾扯下些,好让那些人能看清自己的脸。
路人在看清是谁之后,也就任着扁鹊来去了,反正,一会儿就会有官兵过来抓了。
“嗤”磁性的嗓音有些许的沙哑,好听,却透着几分危险。
“怎么,白起,这么快就要对自己的恩人下手了?”
见是熟人的声音,扁鹊也就要不客气的讽刺了那个站在屋顶上,拿着把巨大的铁镰的人——白起。
“神医何须如此戒备?起自认为,不会对自己的恩人做出这么背信弃义的事。只不过,起倒是不知,素来冷血无情的秦医师,竟会主动救人?”白起看着地上瘦弱的人,探究的目光看着两人。
“........这是我欠他的。”扁鹊带着深意的目光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人,听着他口中喃喃那姑娘的名字,心下无奈。
剑仙又如何,不过是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
“怎么,秦医师有那方面的癖好?”白起看着那个医师对外人露出不常见的温柔,心下不禁好奇,还有一些不明的情绪。
“白起先生有资格说我吗?”扁鹊对那人难得露出了浅笑。惊艳到了很多人。
冷面医师竟然笑了?
苍白病态的脸庞挂着一抹清浅温和的笑容,冰雪初融般,令人心醉。
白起跳下屋顶为那不知情的人儿挡住目光。将人抱起,顺便将那剑仙抗在背上。“医馆?”
扁鹊挑眉看着将自己抱起来的人,动了动,示意那人将自己放下来。
“这人呢?”
“也到医馆去。”
“怎么?医师是想......”
“闭嘴。”扁鹊扫了一眼那人。白起见那人还想着下来,就将人大力掂了掂,还故意想把李白摔下去。
“摔了我没事,别摔了我病人。”因为讨厌失重的感觉,扁鹊只得搂好白起的脖子,感受盔甲的寒冷。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