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奇奇怪怪的all鹊不解释√

*奇奇怪怪的第二弹

*本篇这次是在电脑上打的,其实楼楼一直都不知道电脑上怎么打出句号,嗯,我是认真的

*全员死亡向,鹊鹊私心,all鹊向,清水,大概

*本文涉及血腥的东西,如对你们造成一定的影响,lo主致歉

*鹊鹊的轻改形象上章已发,如有遗忘,没事,反正也不重要

*关于炮灰同学的死法,lo主建议大家区复习一下哟

*欢迎捉虫

狄仁杰有些震惊,纸上的字扭曲的几乎看不出原型,不由对面前这人更多了一分敬佩,等他细细想来,才吃惊地叫了出来:“你说什么!”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们身上,扁鹊白了他一眼,对众人歉意地笑笑,拉着狄仁杰快步离开

某个角落.
“越人你说的是真的吗!”狄仁杰死死拽住眼前这人的手,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扁鹊四处看看,确定没有人跟过来,才松了口气,转而拿出那张纸帮狄仁杰分析.“怀英不是大唐有名的侦探吗?这种东西都看不出来?”扁鹊看着有些不服气打算回嘴的狄仁杰,正了正脸色.“看不出来倒也不管你,这种写法想要辨认也确实困难,但是如果无视上面的血迹把断掉的部分连起来的话,你自己看看是什么字.”将那张纸放在狄仁杰的手中,看着他一点一点将笔画连在一起,最终形成一个“楔”字.狄仁杰皱了皱眉,攥着纸的手指渐渐收紧.“这……”
“你也看见了,楔可以代表着序,也就是开始.我们从现在开始最好留意一下身边的人有什么一场的地方,这件事情绝不会轻易结束,有可能是两个人,有可能是五个,总而言之,怀英你先把尸体送到缓那里,你的工作也稍微加快点.”收回那张纸,扁鹊便离开了那里,路过花园的时候,他看见芈月鬼鬼祟祟的走过去,便跟了上去,结果经过一个拐角的时候,芈月不见了.

“啧”皱了皱眉,扁鹊只得作罢,拿出自己记录的东西开始分析.此人颈部的伤应当是致命伤,动脉被割破,大出血.伤口处的血液凝固了,但是为什么树干上的还没有?扁鹊越发觉得事情蹊跷,忽然思及自己摸向那人小腿时候,不正常的地方,立刻小跑着回去找狄仁杰.

狄仁杰此时正在询问白起和嬴政二人,白起还好,非常的配合,但是回答的字数实在是难以从中获取什么有用的东西,而嬴政则干脆就是不合作,他现在有种一个头两个大的感觉.“怀英,那具尸体现在在哪?”扁鹊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就被三道目光锁定了,顾不尴尬,奔向不知所措的狄仁杰。
“快说啊!”
“在送去你医馆的路上,怎么了?”
“这个现场是第二现场,这个人不是在这里被杀的.”扁鹊稍微缓了口气,拉着狄仁杰走到那棵大榕树那里.
“你看好了,树上的血迹是没有完全凝固的,尸体上的血迹已经干了,尸体手腕上有被捆绑过的痕迹,身上有很多伤口,淤青,但是却很新,说明是最近才出现的,双腿骨折,尸体温度与室外环境的温度近似一致,尸体颈部有僵硬情况,说明死亡超过一个时辰,血液凝固需要将近一个时辰,发现尸体的时间听说是寅时,那么此人死亡的时间可能是丑时附近的样子,尸体小腿的地方有被压迫的痕迹,说明尸体有被移动过.”一口气说完这么长一段话,扁鹊气息有些不稳,偏过头去看狄仁杰,就看见他一脸呆滞的看着他.“怀英你有在听吗?”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唤回他的神志.“啊?在听的”狄仁杰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顺着他的思路去分析:“也就是说,犯人至少有两次行动,从你的说法来看,暂且妇女和孩童没有犯罪嫌疑,至少应该是个男人,应该有两段时间拿不出不在场证据.”扁鹊点了点头,微微偏头看向后面两人:“而且应该把目标放在皇宫里”
狄仁杰不解的看向他,顿时醒悟过来:“越人的意思是,因为普通人没法进宫的原因吗?”摇摇头,将那张纸再次取出来給他看:“不完全是,至少普通人没有办法用御用的纸吧,接下来就把重点放在嬴政身上吧.”

扁鹊回过头看见嬴政冷着脸看着他们两人,也不恼,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他,轻叹一声,向宫门口走去.
“不好了!”一个宫人跌跌撞撞的跑过来,看见扁鹊就猛地拽住他,扁鹊不满的看向这个失礼的宫人,入眼却是满满的恐惧.“怎么了?”狄仁杰从一旁走过来,把那个宫人从扁鹊身上扯下来.”狄大人不好了!太后她……她……”
“太后怎么了?”
“太后她不见了!”宫人几乎绝望的吼了出来,然后跌坐在地上,口中喃喃着什么,扁鹊眉紧皱,在场的四人对视了一下,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怀疑,但事到如今,每一个人都脱不了关系,特别是刚刚还有段时间不在的扁鹊.
“怀英,记住我说的话,希望你不要让我缓失望.”


现已公开情报:
1. 尸体发现时间为寅时,尸体伤口很平整,尸体被移动过
2. 宣太后芈月现已失踪,暂未找到
3. 扁鹊现被重点怀疑
4. 作案工具尚未发现,初步判定为刀或剑
5. 作案现场尚未发现,作案人数不明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