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银时】乱七八糟的小段子√

*突然脑洞就关不上了,就当是看了放松的
*其实完全不知道吐槽是什么,所以,眼镜才成不了新一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正经脸)
*有人还记得银他妈190~192里,我银变成猫之后的样子吗?从此世间无我。
*节操已碎,巨ooc,lo主已疯,私设遍地的神奇产物。
*哦,我银你为什么那么好看!

01.
银时清醒的时候,有一股懵○【划掉】报社的奇妙思想从○间涌入大脑。
一如既往的敲碎了了一个just we的闹钟,银时睁开他的死鱼眼,然后眨巴眨巴。
(啊嘞,为什么天花板突然变高了。啊嘞,为什么阿银动不了了。啊嘞,制作组的混蛋们不要因为想要偷懒就不让阿银行动哟喂!把你们打到四分之三死啊喂!明年就全部判死刑啊喂!!)
纵使内心的独白洋洋洒洒不过...管他多少个字呢,银时冷静地眨了眨眼,淡定地“喵”了一声。

02.
呵,鬼信啊。
他已经吓掉色了好吗!连一点颜色都看不出来啊喂!只能看出被子呵眼睛的颜色啊!
啊嘞,好像有哪里不对。

03.
吓得掉色的【划掉】银时颤抖地抬起了自己的手,嘴里喃喃着什么:“喂喂,真的假的啊喂!难不成阿银家的地板下面也埋了成千上万的猫吗!”“阿银家的地板是用猫做成的吗!”“阿银觉得两腿之间的○○已经○○了哦!搞不好会○○的哦!麻吉哟喂!”诸如此类一些,神奇的话。

04.
新【划掉】眼镜:哦凑,为什么我听不懂他再讲什么。中间涉及那么多需要消音的语句真的不要紧吗?!会出事的啊喂!槽点多到不会吐槽。到底是什么样的木头才会是猫做的阿喂!完全变异了好吗!还有明明写对了,划掉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啊!这个梗究竟还想玩多久阿!混蛋!!

05.
所以新八你是新八,永远成不了新一
嗯?好像还是有哪不对。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算了不管了。
【不远处新(划掉)眼镜的残骸.JPG】

06.
银时成功的溜了出来,从窗户那里,义无反顾的跳了下来。他微卷的银色皮毛在下落形成的风中微微摇动,半睁着的猩红眸子死死盯着地面,粉嫩的肉垫让人忍不住想捏上几下。然后安全着陆。
轻摇尾巴,他笑的嘲讽,抖抖耳朵,不带走一片浮云。
可不嘛,带走了一身灰,说好的白毛呢?我只看见了.....那是棕的还是灰的?算了管他呢。就从二楼跳下来,你想写多少字?

07.
从不远处,银时看见了一顶假发向他飘过来,毫不在意轻笑一声,然后转身玩命的跑。
“银时不要跑!我已经看见你了!”桂【划掉】假发骑在伊丽莎白身上追着前面的银时,脸上有着迷之红晕。
“不跑难道还等着你吗!你以为我和那个猩猩一样像天津炒栗子一样天真吗!”逃跑的空余,银时不忘回头对桂小太郎怒吼,连死鱼眼都保持不住的那种怒吼模式,实则也就只是一连串的喵而已,然后,转过头,
摔倒了。

08.
银时绝望地被桂抱在怀里揉,一个猫爪被桂捏来捏去,另一只则是撑着头,。然后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他眼前:“银时,你说你是喜欢高杉那种的还是我这种的,果然还是我这种的吧,不过看在高杉也是以前的同志,所以就——”听到一半,银时突然间笑的“灿烂”,舔了舔猫爪,然后,
死命往桂脸上挠:“是吗!那阿银就来成全你吧!把你和矮杉变成一样的矮吧!把你和矮杉变成情侣眼怎么样啊!阿!?”最后一爪子糊到桂的脸上,跳到地上,斜着眼看了看桂在地上打滚,面目狰狞地啐了一口口水,摇着尾巴去找芳一。

09
他绝对不会承认他看见假发那家伙一脸的红晕,一副“已升天”的恶心样子的。
哦,真可怕。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