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5 )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大概是疯了
*巨ooc,慎入〃∀〃

医馆.
白起抱着扁鹊稳稳地落在地上,看向了怀中的人。
扁鹊那对淡漠的祖母绿眸子闭着,平缓的呼吸混着药香,传入白起的鼻间。小心护住怀中的人,白起慢慢走入医馆。
推开门地上猩红的绷带有些扎眼,清淡的药草香掩不住空气中的血腥味。白起闻着血液的味道理智渐渐消失,脸上的面具不知何时被他取下,怀中的人儿被他掐着脖子拎起。扁鹊被窒息感唤醒,看着眼前有些失控的人,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努力伸手捂住人的鼻子。
白起嗅着扁鹊手上的药草香,眼中的兴奋渐渐褪去。面前的人儿因为缺氧而泛红的脸为冷峻,淡漠的人儿染上了几分诱惑,眼角噙着泪珠,口微张露里面浅粉的小舌,苍白的手无力的搭在自己手上。这一幕,诱人的很。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白起急忙将人小心的放到地上“秦医师,起不是故意的,无碍吧?”见人慢慢恢复的面色,才微微放下心来。
“秦某无碍,白将军将秦某的病人放下就离开吧,秦某毕竟是有罪之人。”扁鹊将李白扶起,理了理有些乱了的衣物,将白起关在了门外。
白起失神的盯了关上的门一会儿,扛起铁镰慢慢走了
“以前不是这样的呐,阿缓。”
低沉的感叹在屋外轻轻响起,然后消失。
医馆内.
扁鹊去了些安神醒酒的药,煎好了放在李白的床头,替人将被子掖好,看着李白皱着的眉,扁鹊叹了口气,犹豫了半晌,将人把眉抚平,手却被本应睡着的人握住。
“秦医师,方才那人是谁?”
李白原先漂亮的海蓝色眸子蒙上了黯淡的光,被酒精泡过的嗓子有些低沉。视线停留在扁鹊被掐出淤青的脖颈,眼中闪过几分不明的情绪。
苍白的皮肤上淤青显出几分凌虐的怪异美感,黑色的长发披散着,很是淡漠的表情,给扁鹊多了几分禁欲。让人有了将这人囚禁的想法。
当真是......诱人的紧。
“他是我儿时的玩伴。”扁鹊没有在意李白眼中闪过的那几分不明的情绪,递给人一张纸。“看看吧。”
这张纸上,记录了那姑娘生平吃过的所有药方,在纸张的底部,“有误”两字刺痛了他的双眼。
“秦医师早就知道了?”
“秦某今日才去调查的。”
李白注意到人自称的改变,脸上的苦笑更浓了,扁鹊围巾下的嘴角勾着一抹讽刺的笑意,叮嘱人记得喝药之后,就退了出去。
李白盯着空空的屋子出神,赫然想起自己刺扁鹊的那一剑,自嘲的笑笑:
“是我错了,对不起。”
这声道歉掩藏在门后,不真切。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