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6 )

*依旧是巨型ooc状态
*你们就当我已经疯了好了,没事的〃∀〃
*大概这篇文的文笔已经没得救了
*其实我差点把文名打错了....
*突然喜欢这个任性的鹊鹊〃∀〃

次日.
李白清晨的时候估计就走了,床铺乱糟糟的,可见昨日的事对他的打击多大。
扁鹊收拾好李白弄乱的床铺,才打开了医馆的门,刚一开门,就被人压在了身下。
“疼.....”
一抹耀眼的红色闯入眼中,扁鹊愣了下,才发现身上压着一个人。那人揉着自己摔疼的手和膝盖,好看的眉眼皱着,低沉的嗓音在扁鹊耳边响彻。
“秦医师你好,在下张良,这位是韩信。”
另一个声音传来,扁鹊抬头看了眼。
张良背光站在那里,阳光撒在他的金发上,有些刺眼,他的皮肤是柔和的白色,带着副单框的眼镜。扁鹊下意识的看向自己苍白的肤色,无奈的叹口气。
张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韩信微微侧目,打量起眼前的人。
地上的人儿因为疼痛眼角泛起些水汽,却被人很好的掩藏,手下意识的护住腹部,许是受了伤,紫眸半阖黑色的长发散落在地上纤细的腰肢看的清楚,绑在身上的绷带和淡漠给人儿添了分禁欲的意味。更令人想要将他——
好好蹂躏一番。
张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稳住心神,维持脸上的表情。
扁鹊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的伤口,试着推了推身上之人,见人愣着不动,不悦的开口:“韩将军,可否让秦某起来?”
见传闻中的神医不悦的表情,虽有都弄的想法,但想起那人,又不得不作罢。
“抱歉,信失礼了。”说罢伸手将人拉了起来。
“阁下是寻医来的?”
扁鹊整理好自己,也不请二人喝杯茶,可见心情确实不悦。
“正是如此,秦医师,在下想请你治一个人。”
“刘邦?”
“正是。”
“不治。”
张良微微愣了一下,旋即问到:“为何?”
“我乐意。”
甩下愣在原地的两人,扁鹊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走进了药园。
“真......不愧是怪医啊”韩信无奈地怂怂肩,看向一旁还愣着的张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得了,人都走了,回神了。”
看见张良慢慢恢复的表情,韩信也沉下脸。“君主怎么办?”
“君主没事。”
这会轮到韩信惊讶了 ,“没事找什么医生?!”
张良瞥了一眼惊讶的韩信,无奈道:“君主玩心上来了,你拦的住?”
“信好像知道为什么那秦医师不答应了。”
“嗯,不过,这人还是得带回去的。”说罢,领着韩信跟进了药园。
药园.
“秦某不曾同意阁下进药园吧。”扁鹊环臂靠着树,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好心提醒到:“小心着点,踩到了你们赔不起。”
两人越发小心的行走,看那人还是一副淡漠的模样,也不由得有些急:“秦医师就请帮帮忙吧。”闻言,扁鹊瞥了一眼两人。
“知道我收费的规矩吗。”
“知道的。”
“行,不过得加个条件。”
扁鹊浅笑着走向两人,唇轻启。
“什么条件,能帮上忙的尽管说。”
“帮我找一个人。”
“谁?”
吐息间,扁鹊已经走到了两人身边,随着他的靠近,张良和韩信鼻息间好闻的药草香更盛,恍惚间,扁鹊笑的温柔,浅粉的薄唇一张一合,两人听的模糊,却也知道要找到人是谁——
“帮我找到,高渐离。”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