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11 )

*这章就是巨ooc,慎入,真诚致歉
*写这章的时候没带脑子
*觉得自己对不起人类(´°̥̥̥̥̥̥̥̥ω°̥̥̥̥̥̥̥̥`)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凑合着看看〃∀〃

身体似乎被什么人圈在怀里,扁鹊不适地动了动,勉强将眼睛睁开,但他又十分希望自己没把眼睛睁开。
张良在扁鹊动的时候就将目光放在了这个人身上,带着些水光的紫眸勾的他心神不定,敛去眼中的所有情绪,嘴角勾起一个温和的弧度:“越....秦医师,你醒了?”
扁鹊伸手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头,微微抬手示意人将自己放下了,落地之后,他整理好自己凌乱的披风,温和的笑着,转头看向身后的二人。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温和的语气却令张良和韩信冷汗连连,急忙摇头。
“没有。我们什么也没听见。”
“哦?是吗。”上扬的语调和轻佻的语气昭示着扁鹊的不信任,韩信索性低头不说话,张良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韩信,心虚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没关系,你们不解释也可以。但是如果你们说出去了......”好看的唇形勾勒着一个危险的弧度,眯起眼睛,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
“我会毁了你们,所有人。”
冰冷的话语贯穿了两人的心脏,寒意瞬间在血管里迸裂,眼前的这个人,丝毫不掩饰他偏激的一面,将可怕的一面暴露在外人面前,撕去冷漠的面皮,只为了保护他自己无意间说出的那个人的名字。
庄周,你究竟何德何能,能让这个人变成这幅模样?
漆黑的乌鸦立在树枝上,黑色的空洞目光盯着三人,然后被寒意驱赶。扁鹊见两人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身体在隐隐的颤抖,也不揭穿,收回外散的杀气,变回原来那副漫不经心的冷漠的样子。深色的围巾遮住了小半张脸,留下鼻子和那双淡漠的眸子,盯着呆愣的两人。
“走了,还要赶路。”
一路上变得无言,张良和韩信走在前面,扁鹊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时不时还采摘几株药草,全然不顾那两人是否有在等自己,原先还算安宁的三人小队被人为的分成两部分。
韩信僵硬的被张良拽着走,脑中不断回放刚刚的一切,扁鹊陌生的表情还清晰的停留在他脑中。他的眼睛和自己效忠的那人渐渐重合,又在重合瞬间再次分开。
(不是同一个人,不一样,不是....不一样.....)
韩信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坚持要分辨这两个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个性,不一样的面容,很容易就可以分辨,但扁鹊温柔的样子也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究竟.....
“不要想了。”思考徒然被张良的声音打断,他疑惑的看向他,却看见他和自己一样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韩信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扁鹊,发现那个人正用玩味的笑容看着他们,目光正巧对上自己的。韩信立刻回头,心脏快速跳动着,手心都是汗,险些连枪都没有握紧。
“还有多久?”
清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张良硬着头皮说还有一小段路就到了,后背好似要被身后那人盯穿似的。压抑的有些病态的笑声,激起了他们一身鸡皮疙瘩,一只凉凉的手搭上他们的肩,两人的心脏皆是漏跳了一拍,然后就听见那个人用暗哑的声音在他们耳边轻叹:“别紧张。不会.....”
身体几乎下意识的做出来反击的动作,韩信拉起一旁的张良,手肘立刻向后顶,触及到布料和一个不是很坚实的胸膛,就听见一声闷哼,将那人没说完的话堵在喉间。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扁鹊坐在地上揉着他被打到的地方,抬着头看着狼狈的他们。
“我说,二位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对你们怎么样。”扁鹊按着自己隐约有些开裂的伤口,不由苦下了脸。
(好不容易才结痂的啊.....)
跟着他们又走了些时间,终于看见了他们的目的地——西汉。
一个紫发的少年在城门口,狭长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玩味和疏离,笑的邪肆猖狂,倚在城墙上,像他们伸出手:
“欢迎来到西汉,秦缓。”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