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7 )

*没错,一如既往的ooc,就是ooc
*保持微笑〃∀〃
*向各位致歉〃∀〃

高渐离?
是谁,想不起来了。
韩信抱着枪沉思,张良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不知秦医师找那位阁下有什么事呢。”装作一副好奇的模样,扁鹊没有错过他眼中的打量与试探。
呵,想试探我?
“我也不知,张军师这般喜欢打探他人的隐私啊。”毫不客气地堵回去,扁鹊原先淡漠的表情发生了变化。
“秦某承认,张军师确实有本事,能激怒秦某的确实没几个,不过”挂着邪肆笑容的人逼近张良,紫色的眸中溢出些许杀意。“激怒了秦某,可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张良耳边回响着身上人独有的嗓音,被他身上的药香包围,却被迫定在原地,他的身后,一把冰凉的匕首紧贴他的腹部,刀的主人,正笑的邪肆地看着他。突然“秦医师,莫要冲动。”韩信担忧的声音换回了他的神智,将手附上人放在背后的手上,将人的手移开。
“确实是,在下失礼了,秦医师莫恼。”张良抱歉的朝扁鹊笑笑,退回韩信身边。
“嗯,没事。”扁鹊抛了抛手中的匕首,随手一扔,示意两人放心。
而韩信与张良则警惕的站在对面,进过刚才的一番试探,让两人确定了一件事:
这个医师,当真是个“怪医”
不在意那两人的目光,扁鹊转头向山下走去,边走还边给他俩解释:“秦某找高渐离是因为一些私事,不方便透露,两位还是不要继续问的比较好,毕竟这是秦某的医馆,不是你们西汉。”
走了一半,才发现两人似乎没有跟上来,无奈走回去,一首拉过一人的手,将他们向山下带。
扁鹊的手有些凉,被他碰到后张良和韩信皆是下意识一缩手,但依旧被面前的人握在手里,丝丝凉意从人的手上传到他们手上,让原先有些紧张的两人渐渐放松了下来。
很舒服的凉意,面前这个人,不会令人感到不适。
感受握住自己手的指节,韩信有些晃伸。
(原来,男人的手,也可以生的这般好看。)
鬼使神差地反握住扁鹊的手,面前的人正在和张良说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这让韩信心鼓如雷,像是在偷乐,又像是害怕被人发现似的。
“秦医师这算是改主意了?”张良不知道为什么冷着连看着面前的扁鹊,而他面前的人只是不在意的放下了两人的手,唇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付不起我的诊金,还敢来找我?”
“是吗。”
张良脸色愈发暗沉,扁鹊不在意的耸耸肩:“既然不需要秦某的帮助的话,就请两位令请高明吧,秦某不治穷人。”话语间有几分笑意,但赤裸裸的讽刺听的张良头疼。
我们就是来找你的,但也不知道你诊金这么贵啊....
扁鹊轻笑着转身,原先带着讽刺笑意的脸在转身的时候,连这点表情都消失了,抬脚向山上走去,垂在身边的身边的手猛的被人握住,扁鹊皱着眉不悦地回头,就看到韩信拉着他的手,张口欲说什么的样子,许久才说的:“那个,医药费我付,您能不能随我们去趟西汉。”
扁鹊有些不解面前这人小心翼翼的模样,但又细想了一下,便了解了。
韩信,对他那西汉的君主忠诚的程度,不是一言两语就可以说清的。
(为了自己的君主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吗......)扁鹊想起了白起,这个家伙也是这样,嬴政都快给宠坏了。
扁鹊不知不觉想起了以前的事,以前的自己对那个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忠诚呢。
韩信拉着扁鹊的手,紧张的看着面前好像在思考的人,许久得不到回答,韩信失落的垂下头。
还是不行阿.......
手上的力渐渐卸去,在韩信就快松手的时候,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放在了他的头上,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
“秦某的诊金可是很贵的,韩将军当真付的起?”
扁鹊独特的声音在头顶想起,韩信抬头,看见那个医师笑的温柔的望着他,眼中满是他的身影,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紫色的眸子与那人的发色,眸色,都很像。就像那个人温柔的看着自己
“没事,信付的起。”
张良就站在不远处看着,眸中闪过一抹锐利。他知道的,韩信怕是将这医师当成了那个人,目光停在扁鹊的身上。
(秦医师,不知你是否注意到了没。)
–TBC–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