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8 )

*这两章写的好崩啊,简直不能看
*巨ooc,慎入,致歉〃∀〃
*文风突变,觉得自己治不好了

傍晚.
“张某听闻,秦医师隐居山间不闻世事,这次去西汉,不如随我们在街上玩玩?”张良捧着一捧木柴回来了,看见扁鹊坐在那里看书,心里不由无奈这人的性子令人难以摸清。“实不相瞒,秦某不敢兴趣,只希望看了病就尽快的回去。”扁鹊将手上的书翻过一页,头都没抬一下。张良额上的青筋跳了一下,强忍着没发作。
“看样子今天得在这呆上一晚了。”韩信不知道从哪猎来一只鹿,看着不但不急着回去,还颇有几番兴致的模样。
扁鹊见他们两人都一副兴致高昂的模样,也不好发作,只得由着他们去。两人在一旁聊着天,让他不由想起了小时候与白起他们一起出来玩的时候,也是这般的热闹,只可惜,造化弄人,阿政险险地救下了,阿起却变成这幅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世,靠着众多药材吊着一条命,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样,还有原先那个宠着自己的师傅,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呵,回不来也好,反正都这样了。”低声喃喃着,又怕被那两人看出什么端倪,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在一旁的张良,眯着眼看着扁鹊,不知道在想什么。
夜晚.
韩信将猎的鹿放在火堆上烤熟,三人草草吃了顿晚饭,饭后,扁鹊又捧起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韩信和张良暗中观察他,过了许久,倒也觉得无趣。
“说起来,信和军师只是打听了秦医师的名号,倒也忘了打听名字了,不知秦医师可否告知我们,也算是作为认识了。”韩信憋了许久还是别不住了,随便胡诌了个理由,虽然这理由蹩脚的估计是个人都可以看的出来。
“那韩将军下次可要注意了,打探情报若是不打探完整,可是会产生无法弥补的后果的。”扁鹊没有在意韩信这个蹩脚的理由,只是好心提醒了他一下,韩信被扁鹊说的不好意思,但又只能乖乖听着。“不过也罢,原先被二位这么一闹,秦某倒是忘了自我介绍一下,这么看也为时不晚。在下性秦名缓,现名为扁鹊,子越人,是个——医生。”张良注意到,扁鹊最后一个医生是犹豫了些许才勉强说出来的。
(身为医者却不愿意承认吗?)张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遮住眼中的疑惑。
“那可以唤你越人否?”
扁鹊没有回答,只是盯着火堆发呆两人提心吊胆的看着他。他们不敢保证,即便有两个人,也不能轻易的就说——他们可以轻松的除掉眼前这人。
那个药箱里,隐藏了太多他们不知道的东西了,这样的人物,若是能让他归顺西汉,那西汉就少了一份威胁,不过,这也是不可能的。
空气好似凝固了似的,就连张良都快有些绷不住了,那个清冷的嗓音才想起了:“不过是个代号,随你们吧。”说出这话时,他们都松了口气,总算是肯说句话了。但那人脸上的表情却不让人这么认为。
紫色的眸子里掩不住的悲伤,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许是过去的伤疤或是别的什么,悲伤将他们面前的这个人笼罩着,他们无法接近他的世界,只能在外围看着,也看着其他人在外围对着这个人指手画脚。
月亮停滞在他们头顶,带着同情的光辉,哄着人入睡。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