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9 )

*打算一晚上全部搬上来,以后就同步更新了。
*这章依旧ooc,ooc,
*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人类。

深夜.
身旁两人渐渐睡熟,扁鹊捧了些木柴放在一边,慢慢的放到火堆里。
火光照亮了他的脸庞,紫色的眸子看着火光发呆,书放在不远处,随手就能拿到,但他也没了看下去的念头。身后的草丛时不时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闹的他心乱糟糟的,攥紧了手中药箱的带子,才慢悠悠的开口:“出来吧,躲着藏着没什么意思,不出来吃点东西吗?”
草丛里蹿出一个黑影,稳稳地停在扁鹊的身后。高大的身影就站在那,什么动作都没有。扁鹊也没有哄他的意思,往火堆里扔了几根柴,听着木材的爆裂声,等着身后那人的动作。
那黑影几次伸出手,但又都收了回去,一时不知是敌是友。犹豫了很久那人才伸手环住了他身前的人。裸露在外的皮肤被贴上来的冰冷的盔甲激出了细密的鸡皮疙瘩。“白将军,跟了多久了?”任了他的动作,扁鹊在白起怀里渐渐放松,却依旧不肯松开攥着药箱带子的手。白起看着怀中人的动作,目光黯淡了不少,悄悄收紧了环在扁鹊腰间的手,将扁鹊圈在自己怀里。
“一路。”
“啧,白将军胆子倒是挺大的,秦王派你来的?”闻人言,扁鹊微微皱起了眉。他没有把握身后这人会不会动他们,自己也许可以逃过一劫,他们两个,思及此,扁鹊看了一眼熟睡的张良和韩信,心下觉得无奈:这么大动静,也亏这两人还睡着。
白起满眼都是扁鹊温柔的眉眼,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由苦笑,这人的温柔,终究还是被他自己弄丢了。
“我自己来的。秦医师大可放心,在下去找你正好看见你和他们一起,不放心遍跟着过来看看。”将下巴抵在怀中人的头上,嗅着扁鹊身上淡淡的药香,白起挑起人一缕长发放在手中把玩。扁鹊拍开他的手转过头,勾起一个疏离的笑:“是不放心我,还是不放心我的行动?怕我弄出什么大的动静坏了秦王的好事?”讽刺的话语被他说的轻描淡写的,但吓的白起出了一身冷汗。嬴政给他的命令是监视,这件事不能让扁鹊知道了,不然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就不好了。他当时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不相信他,疏远他,虽然也有几分自作自受,但想到他可能会离开自己,想当初一样,白起就开始害怕。
“对不起,我想活着。”
少年清澈的嗓音至今还回荡在他脑海里。那种冷漠的眼神,至少在扁鹊身上,他不想再看见了。可惜他现在只能手足无措地抱着他,感受他的体温,然后在自欺欺人。
“开玩笑的,白将军别在意,反正我也掀不出什么大浪潮来。”身后靠着的身体僵住了,扁鹊无奈的转回头笨拙的安慰了下将自己有些凉的手放在腰间的那只手上,轻轻的拍打。
手上的温度和小时候一样凉凉的,令人安心,白起这才安心了些“那在下先走了,秦医师自己小心着些。”白起悄悄在扁鹊的发顶揉了一下,才发觉这样对方肯定会发现,不由红了脸,索性他带着面具不会有人看出他脸红。坐在地上的人朝他挥了挥手,算作是告别,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扁鹊又坐了会儿,渐渐的困意袭来,起来四处找了找,在不远处看见了一块石头,就靠着石头睡下了。
等到平稳的呼吸响起,不远处的一人睁开了眼睛,猩红的眼睛看向睡容平静的扁鹊,唇启,风响,草动,叶落,听不真切。
“医师....”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