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 12 )

*这章是福利,大概〃∀〃
*本来想全发完的,结果我太困了撑不住了,就只能先发那么多了。
*巨ooc,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真诚致歉〃∀〃

“欢迎?我怎么没看出来,就你一人也算的上欢迎。”扁鹊淡笑着嘲讽面前的紫发少年,虽然已经隐隐猜出了这人的身份。
“嗯?倒是我的过失。自我介绍一下,孤乃是刘邦。”刘邦嘴角依旧是那抹猖狂的笑,见扁鹊没什么反应,对扁鹊的兴趣更是浓了几分。
“哦,所以呢?君主你不如先让秦某等进城如何?”扁鹊已经在空气中嗅到一丝血腥味,他自知瞒不住刘邦他们,想来也只有刘邦在刁难他这种可能了,思及此,扁鹊向刘邦投去的目光不由带了些抱怨的意味,他现在只想把这该死的血给止住了先。
刘邦自然可以闻的出隐藏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就算是没闻出来,从站在扁鹊身后皱着眉的韩信也可以看的出来。
(啧,这个人当真不简单。)
“秦缓你急什么,先聊上一会儿互相熟悉熟悉,这也好让孤知道该怎么招待你这——”刘邦挑了挑眉,笑的邪肆,缓步走到秦缓身边附身在他耳边低语:“孤傲的医师。”
湿热的气体扑在耳上,敏感的身体颤了一下,扁鹊不适的后退了一步,让风吹散耳上的热气。轻佻的声音却在他耳边久久不散。
“啧,流氓。”扁鹊皱着眉低声嘟囔着,也不顾离他一步远的刘邦听见了没。
刘邦玩味的看着面前这人可爱的反应,又听见那人轻轻的一声“流氓”,差点没绷住脸上的表情。而扁鹊身后的张良和韩信正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轻轻的笑声从他们那传来,可见他们憋笑憋的辛苦。
“你们先下去吧。”刘邦摆了摆手,让二人退下,二人自知有错,道了声“是”便退下了。临走时,韩信悄悄看了一眼扁鹊,可那人也警觉的紧,目光正巧碰上,扁鹊看见韩信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心下觉得无奈,回给他一个温和的笑意,然后就任由张良拽走了他。
“啧啧,秦缓你倒是好本事,这才几天,孤这两个心腹就被你拿下了。”刘邦就倚在城墙上看着扁鹊刚刚露出温和的笑柔。心跳有些混乱,强压下心头那份悸动,却发现对方正不满地看着自己。
“秦某不曾记得,允许君主你直呼秦某的名字吧,而且——”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住自己的刘邦,扁鹊默默的扶额:“身为一个君主,你能不能不要随便靠近一个陌生人,没人教过你?”
刘邦坏笑着抱住扁鹊,将头埋在他的颈间,故意深深吸一口气,“那孤唤你什么,说来听听?越人如何?”温热的呼吸铺散在怀中人纤细的脖颈上,满意的感受着扁鹊的颤栗和反抗,刘邦灵巧的解开披风的结扣,目光一寸一寸扫过这具身体,还特意在扁鹊腰腹上,停留了很久,环在扁鹊腰间的手不安分的抚过手下的肌肤,用指甲轻轻的划过诱人的人鱼线。“越人别乱动,不然......”意有所指的在人挺翘的臀上捏了一把。
扁鹊想尽办法逃离那双不安分的手,却在对方看似无意的抚摸下软了腿,强忍着由身体传到大脑的奇怪感觉,用手肘用力撞了一把身后的人,却不料被人轻易握住。
“啧,真是不乖的小家伙,乖乖享受不好吗?”
刘邦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徘徊,久久不离。颈上有被舌舔舐的濡湿感,在刚刚那番挣扎中,刘邦已经将扁鹊牢牢锁在了自己的怀中。“小家伙还动吗?”
“刘邦,你是不是疯了,现在是在外面!这里还有人!”扁鹊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他现在手脚被缚,身体几乎动都动不了,而罪魁祸首就站在他身后作祟。
“是啊,越人不如开些药给孤试试?”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