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15 )

*今天一定要发完
*依旧ooc,慎入,致歉
*.....〃∀〃

暖意从上空撒到他的两人身上,唤醒了浅眠的扁鹊,睁开眼适应了光,扁鹊开始思考自己在哪。高耸的树木为他们投下一片阴影,风动蝉鸣,草木轻吟,阳光暴露了躲藏在空气中的水汽,朦胧了误入此处的旅人,溪水的声音在不远处流着,溪水的声音安宁了躁动的心。
身边的人依旧在昏迷中唤不醒,随身的面具被扁鹊取下放在药箱里,每次看到这人惊世的容颜,扁鹊都要愣神,埋怨几句,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人左眼下方约莫一寸的地方被划了一道长口子,目测是要留疤了,起先带着面具的时候扁鹊没有注意,等把他脸上的血污洗干净了才发现这道口子,好在发现的及时,不然绝对消不掉。
扁鹊伸手抚上那人的脸庞,轻叹一口气,起身为这人去寻药。临走时,眼含深意的看了一眼躺着的人。
待扁鹊的身影渐渐变小了,身后那人的眼镜睁开了,浅蓝的某紧紧盯着扁鹊的背影直到消失,松了口气,小心的坐起身,入目是绑着干净绷带的身躯,想起刚刚那个医生身上漆黑的布条,眼神微动。
“就知道你是醒着的。”
陌生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那人急忙转过身,就看见扁鹊靠在树干上,淡笑着看着他。下意识去那匕首,却拿了个空。
“别找了,在我这。”那个面色苍白的医生从他随身的药箱里拿出他的匕首和面具。那个人这才注意到脸上的异样和左眼下方凉嗖嗖的感觉。
“还给我。”
“我觉得你至少得说声谢谢。”抱臂,挑眉不悦的看着这人。
“......谢谢,还给我。”
那人冷着张脸,扁鹊本就没有逗弄他的意思,见这人到了歉也就把东西还给了他。那人刚接到面具就要往脸上戴,扁鹊眼疾手快一把抢过面具。
两人皆是愣了一下,扁鹊干咳一声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把他的面具收回自己的药箱里。“等你脸上的伤好了再还你,现在就先放在我这。”坐在树下的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俊脸红了一片,定定的看着他,扁鹊被看的浑身发毛。
“咳,怎么说我姑且也算是救了你,说说你的名字是什么吧。”
“......你的。”
“扁鹊。”
“真名。”树下那人颤抖着站起来,走到扁鹊的面前,身形不稳跌在了扁鹊身上。
惯性带着两人向后倒去,照顾身上这人的伤比自己的要严重的多,扁鹊小心护住那人,尖锐的石棱划破了皮肤,扁鹊微微皱了皱眉,不顾身上的小伤口,揉乱了身上那人的长发。
“在下秦缓。”
“......高长恭。”
扁鹊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他这算是,救了一个不得了的人。将新采来药的药递到他面前,高长恭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认命的把药草嚼烂敷在那人脸上的伤口上,没有当做没有看见那人脸上的红晕。脱下自己的围巾给这人围上,替人掩去脸上的红晕。
“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扁鹊浅笑着揉了揉高长恭的头发,算是给他的安慰。刚要转身,手却被人拉住。
疑惑地看着拉着他的高长恭,却被一个大力拉进了他的怀中。
“......留下来。”
细若蚊蝇的语句勉强能听清,喷在他后颈的热气引起他一个颤栗,缩了缩脖子,扁鹊不悦地看向身后的人,然后落入一片浅蓝的海洋。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