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16 )

*依旧ooc,慎入致歉
*私心长恭,剧情偏多,见谅
*〃∀〃

身后这人浅蓝的眸停留在自己身上,像被浅蓝的海包围着,被这人所珍视。风吹起两人的长发交缠在一起,温热的手掌贴在他腰上传递着暖意。几缕发胡乱飘动,迷了双眼。
高长恭只觉得自己像被一片星辰撒下的光辉所笼罩。眼前这个医师并不像太阳那么刺眼,像月光一样柔和而迷人。他很喜欢这个医师身上的味道,只有在他身边的时候自己才能真正的入睡。
两人就这么凝视着,直到扁鹊先回过神来,将目光移开,轻咳一声以示意高长恭回过神来。不过在见到他因为窘迫而有些泛红的脸颊的时候,冷着脸低下了头。
啧,长得帅的人真不得了。
高长恭手足无措地看着怀里的扁鹊冷下脸,深怕这人不理自己,但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楞楞地看着眼前的人,高长恭缓缓将头缩在了扁鹊的颈窝。
“阿缓,好看。”
扁鹊被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说的呆愣,思考了半晌才知道这个人在夸他,只是好看这种形容......
扁鹊哭笑不得的伸手揉了揉高长恭的头发:“那个...高先生啊...”
“长恭。”
扁鹊话还没说完就被抱着他的人出声打断,这人像是在赌气,好看的眉皱着,扁鹊以为他不喜欢自己摸他的头,就将手收了回来,却被他握住,然后放在了他自己的头上。高长恭伸手在扁鹊的手上写下“长恭”两个字。扁鹊略微歪了歪头,不明白这人的意思,他已经把名字告诉自己了,为什么还要说一遍?
“唤我,长恭。”
高长恭一遍一遍的在扁鹊手心写着这两个字。修长的手指在扁鹊的手心划过,带起一阵阵痒意,扁鹊下意识的想把手收回来,无奈这个人抓到太紧,无奈的用手轻轻的揉着这个人的头,柔声安慰:“长恭乖,在...缓知道了,长恭将手收回去吧。”
“为何?”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热热的空气喷在他的耳上,引起一些颤栗。扁鹊不适的缩了缩身子,却被高长恭紧紧锢在他的怀中。叹了口气,扁鹊决定好好教育这个“孩子”。
“长恭这样越人不舒服,好了,乖乖做好。”拍了拍他宽阔的背脊,却不想耳朵反而被这人细细地舔舐。耳上被湿软的舌舔舐着,时而被轻咬,时而被或轻或重的吮吸,环在腰间的手不安分地向上游走,划到胸前,像是不轻易的划过他胸前的红珠,然后又回到他的脊背上游走。“唔...哈啊...”扁鹊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淡淡的红染在他的脸颊上。双重刺激下,他的手脚开始变得有些用不上力。
昨日刘邦对他做过的事依旧历历在目,当时因为惊讶挣扎的激烈,反被那人将了一军,后来细细想来,发现自己除了愤怒,惊讶和反感,但确实在那人的挑逗下感到了些异样的感受。
来不及想太多,高长恭的一只手已经从腰间划到他的臀上,吓的扁鹊立刻拍开他的手。没了力的支撑,扁鹊从高长恭身上滚了下来,停在不远处。
“你在做什么!”
冷着脸看着他,面色不善。看见扁鹊眼中的怒气和寒意,高长恭有些委屈,小心的凑到扁鹊的身边,却被避开了。虽然高长恭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但他眼中的委屈都快溢出来了。扁鹊有些无奈,明明该委屈的是他才对,都怪他那张脸,长那么好看害得他都不太能狠下心来。有些自暴自弃的走回那人面前蹲下,将手放在他的头上,就没了动作。
高长恭内心的委屈在看见扁鹊向他走回来之后就没有了,但这个人不愿意揉他的头了,所以肯定是生气了,高长恭伸手想去握住那只手,却被制止了。
“长恭先回答缓,方才是在做什么。”
带着些冷意的声音轻轻的,却让高长恭瞬间没了动作。委屈的开口:“想报答,阿缓。”
最令人无奈的答案。扁鹊揉了揉自己胀痛的额头,醒了醒神,他现在只想知道是谁乱这教孩子的,看看,这都教了些什么!
一只带着凉意的手贴在了他的额上,想也知道是眼前这个孩子放上来的,拉下他的手放在手中。
“报答还有别的方法。”
“他们说,舒服,想让阿缓舒服些。”高长恭无辜的解释,然后发现扁鹊的嘴角好像微微抽动了一下,就伸手替人揉了揉。
“他们?是谁。”放任了他的动作,扁鹊皱着眉仔细听是谁乱教孩子。
“不记得了,皱眉,不好。”
扁鹊无奈的看着眼前无辜的高长恭,深深叹了口气。(估计是失忆了,想恢复估计得带回医馆了......到时候再找子休帮帮忙吧。)
扁鹊浅笑着在这个“单纯”的好似新生的人额上亲了一下,顺带揉了揉他的头发,想要起身把衣服理一理,却再一次被拽回高长恭的怀中。
(还来!)
扁鹊看着正面对着他的高长恭,不适的动了动:“长恭乖,先放开缓,缓不生气了......”高长恭伸手将扁鹊的手放回自己头上,开口道:“还要。”
“嗯?”
“亲,摸头,还要。”
身下这人浅蓝的眸子里染着高兴的神采,从一开始的警惕和杀意,到现在干净柔和的眼神,扁鹊在这一瞬间在他的身上看见了庄周的眉眼,不自觉柔和了面容,顺着他的心意去做。
“阿缓。”
“缓在,怎么了?”
“喜欢。”
手顿了顿,慢慢放下来,捧起高长恭绝美的脸,在他额上缓缓印上一吻。
“嗯,乖。”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