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14 )

*又是我,谢谢小可爱们喜欢〃∀〃
*依旧ooc,慎入,致歉
*这章有私设,请见谅
*也是在电脑上打的,还会不会打句号,被自己傻哭了

扁鹊抚上有些热的脸颊,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刚刚的那一幕幕,那人在身上作祟的手留下的温度和唇舌留下的痕迹无一不在提醒他方才刘邦对他做的一切,咬咬牙忍下想要杀了他的冲动,扁鹊低下头将半张脸全埋在围巾里,遮去脸上的红晕,走了好些路再抬头的时候,扁鹊已经迷失在树林里.
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这里人不生地不熟的,再加上距离西汉估摸着也没多远,一想到刘邦那家伙可能正在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扁鹊就有一种不适感扩散在全身.“啧,就不该来这的,当初就不该答应那群小鬼的”扁鹊一想到自己相当于一分钱都没拿到的时候,就准备冲回西汉打劫,当然,他并没有这么做.
茂密的森林不复来时的热闹,冷清的令人毛骨悚然,草叶作响的声音几乎可以掩去所有声音,此时越是静,扁鹊的不安就越明显,任何声音都可以让他绷全身,不过才一炷香的时间,他已经一身汗,一步都迈不出去了.
跌坐在树根附近,脱去披风任由微风吹去身上的燥热感.纹理分明的肌肉随着动作而伸展,收缩,汗珠调皮的划过人泛着些红的脸颊,滴落在小腹,然后消失在令人遐想的更深处.
细小的呻吟声分散在空气中,却被扁鹊灵敏的抓住,顺带着那浓烈的血腥味.扁鹊皱了皱眉,太过浓的血腥味刺激他的嗅觉让他很不好受.强行拖着物理的身体来到味道的发源处,惨烈的景象让人作呕.
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尸体四处皆是,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伴随着破空声,一把匕首划过他的脸留下一道血痕,站在血泊中央的男人用警惕的目光盯着他,一身的伤也没有在意,被划破,刺穿的伤口不住地溢出鲜血,紫色的长发杂乱的披着,束发用的发饰不知在打斗中落在了何处,漆黑的面具遮住了他的面容,但不难看出此人的惊世容颜.
扁鹊将双手举起示意自己对他没有威胁,在那人冰冷的目光下,无奈的把随身的药箱,围巾都取下放在了一边,抬头时向那人投去的目光带了一些不悦.这倒让那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在确认这人对他自己没有什么威胁的时候,放松了一些,虽然仍然警惕着扁鹊,但一身的伤让他不得不陷入昏迷.
扁鹊觉得自己应该是遇上了麻烦的事,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救他的理由,把自己的东西带好就离开了.不过一会,就见一个长发的人折了回来,皱着眉埋怨自己的多管闲事.将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人扶起,把方才找到的药草放在嘴中嚼烂了敷在那人的伤口处,撕开披风绑住伤口,在做了一些简单的应急措施,才扶着这人小心的在树林里找路.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