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17~18 )

*因为17太少,所以和18放一起了。
*今天依旧发不完
*兰鹊福利向〃∀〃
*ooc,慎入,致歉

两人在那片林子里七绕八绕的,总算是绕出了那片林子,看见熟悉的医馆时,扁鹊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紧绷的身体完全放松,不顾形象地跌坐在地上。一旁的高长恭顺从地坐在他旁边,一只手悄悄的握住了他的手,扁鹊笑着揉了揉身旁人已经杂乱的长发,轻声道:“我们,到家了。”
扁鹊顺着高长恭拉他的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许久不曾有人的屋子积了一屋薄薄的灰尘,木门被推开,带起一阵风,扬起停留的薄尘,伴着不浓的药草香,让人安心了不少。“长恭,去洗一下。”随手扔去一件衣服,扁鹊疲倦地躺在床上,忽的被带入一个温热的怀里,勉强把眼睛睁开,却发现抱着他的人一脸的无辜,上身的衣物半褪,他的脸就靠在高长恭裸露的胸膛上。扁鹊顿时羞红了张脸。挣扎了未果,扁鹊只得拍了拍高长恭的肩,示意他把自己放下去,可是那人却已经倔强的抱着他。“那什么,长恭,先把越人放下了可好?”
“一起,头发。”
这么说来,这孩子想来也不会处理这头发吧。扁鹊无奈地叹了口气,任由他抱着,指引他向后山那里去。后山有一个池子,看着像是人工做的,高长恭的眉皱了皱,有些不悦地勾了勾扁鹊的手指。“池子。”
“嗯?阿,和子休一起建的,嫌太大了,一直都没有用过,这一次倒是派上用场了。”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他的眉眼柔和下来,嘴角勾着一抹浅笑,真实却浅淡到极致。高长恭只觉得心里很堵。很难受的感觉,他将扁鹊放在池边,一把拽掉他挂在身上的衣服,顺手扯乱扁鹊整齐的衣服,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池子边。
“长,长恭?你做什么....”
扁鹊呆愣地坐在地上,直到凉风吹的胸口有些凉了,才猛然红了脸,匆匆忙忙想把衣服拉起来,却被高长恭抓住了手腕。
“洗澡,不用穿。”
“长恭别闹了,松手。”扁鹊羞红着张脸,衣服半拉不拉地挂在半腰间,裤子被池边的水沾湿,贴在他身上十分的不适,小腿上的绷带不知什么时候松了,露出藏在绷带下苍白的过分的皮肤。扁鹊只觉得脑子里乱极了,想狠下心来训斥眼前的人,但每当触及到他那双泛着无辜的眸子,又会不自觉的心软,任由了那人的动作,然后当自己在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抱在怀里,而且,抱着他的人还一脸的开心。
呵,不要以为你面瘫着个脸,我就看不出来了。
“阿缓,好看。”
高长恭笑着抱住了呆愣地人,眼中的开心仿佛要溢出来。埋在他怀里的扁鹊好不容易冷下来的脸又一次步满了红霞,思及这人孩子般的性子,扁鹊无奈地叹了口气。
“长恭乖,先去水里待着,缓一会儿就下来。”
揉乱了眼前人的长发,扁鹊连哄带求地把高长恭带到了水里,教他怎么才能洗干净,就去了里屋把梳子拿了出来。
梨木梳上刻着一个小小的“缓”字,字体与那医馆上牌匾的字迹赫然不同,狂放不羁,却带着几分懒散的意味在里面,这梨木梳在他身边也有些年份了,说是心理作用也好,总能在这梳上闻到一股淡淡的梨香。脑海里少年张扬的眉眼挥之不去,年少的轻狂不羁,天真誓言,说到底,都不过是一时的冲动,都是骗人的。
肩膀被人推了推,扁鹊慢慢回过神来,就看见高长恭委屈的站在他面前,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地搭在他肩上,下身松垮垮的围了一件衣服,水珠顺着他身体的线条流下来,隐没在衣物里。扁鹊瞪大了双眼愣在原地,目光僵在高长恭身上,半晌,拿上那梳子,低下头,默不作声地拉着他走回池子,高长恭勾着唇看着扁鹊绯红的耳尖,乖巧地跟在后面。
在池子里把高长恭洗干净了,就让他回了里屋,看见那人的身影消失了,才安心地脱去了衣衫,走入池中。
温温的水围住疲倦地身躯,扁鹊将身体完全放松,泡在水里看着天空中零落的星,和坐落在星空下的那座王宫,轻叹口气,不知不觉在水中睡着了。暗处,一双眸子紧紧盯着水中陷入睡眠的扁鹊,那人嘴角勾着一抹邪肆的笑容。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