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19 )

*我好像好几天之前就说要全部发完的来着
*阿,好怠惰阿,不想更文怎么办(  ' - ')
*兰鹊糖要结束了

高长恭斜倚在门框上看着池中毫无防备的扁鹊,嘴角那笑意透着些许不应该在他身上出现的东西。他身后立着一个黑影,恭顺的模样。
“殿下打算几时回去。”
“不急。”高长恭把玩手中濡湿的长发,任由水珠将里衫浸湿,显现出他精壮的身躯,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人离开,自己将水中那人抱了起来。
扁鹊苍白的脸色看的让人心惊,水润的双唇紧咬,眉皱着,不知梦到了什么,双手拽着高长恭的衣袖死死不放,高长恭伸手抚过他的面庞,手指在他唇上流连,指尖撬开唇缝探入,与软舌勾缠,,津液顺着嘴角滴下,划过他纤细的脖颈。高长恭眼眸暗了几分,缓缓俯身,将唇印在他的唇上。
“唔...”
怀中的人儿有了醒来的预兆,依依不舍的离开他的唇,高长恭恢复了原来那副乖巧的模样。
“嗯?长恭?”扁鹊刚醒来带着些沙哑的嗓音勾的他心神一荡,水雾弥漫在紫色的眸子里,让人不由得的被吸引。
扁鹊只觉得身上凉凉的,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些,才发现自己不着片缕地被高长恭抱在怀里,而高长恭还是一副乖巧的模样,再配上他那张脸。
啧。这脸早知道就不治了。
“长恭先让越人把衣服穿一下。”用头点了点高长恭的肩膀,手遮住一些隐私的部位,扁鹊不看也知道自己的脸红成什么样子。高长恭嘴角轻勾,在扁鹊脸上浅啄了一下:“好看。”
穿好衣服之后,扁鹊无奈地替人把头发擦干,把内室留给了他,自己就打算在外面呆一晚上。刚一起身,就被拽回了他怀里,扁鹊呆愣地待在高长恭怀里,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的手抵在他的胸膛上,而那人笑的温柔,眼中满满都是自己。红着张脸起身,刚想说明什么,就看见那人委屈地看着自己。
“长恭,那个......”
“一起。”起身把那个害羞的人抱在自己怀里,头窝在他颈窝蹭了蹭,嗅着发香,高长恭收敛了那傻气的笑容,眸子里满是说不明地情绪。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放在了他头上,扁鹊环住高长恭的脖颈,手从后方放在他的头上,一下一下轻柔的安慰。带着他躺在床上,手上动作不停。
“乖,睡吧。”
那双干净的蓝色眸子渐渐闭上,呼吸变得平缓,扁鹊总算是送了口气,试着从他怀里抽身出来,却被腰上紧锢阻碍,放弃了离开的念头,扁鹊往后移了一些,安心地闭上眼。
“啧啧。”
窗被打开,一人逆着月光坐在窗框上,脸上的面具看不清他的面容。“秦医师好雅兴。”调笑的话语被这人说的咬牙切齿地,带着几分不满,。
“嗯,白将军有兴趣一起吗?虽然越人这床睡不下了。”尽量放轻声音不吵醒已睡着的人,扁鹊微微扭头,看向了窗框上的人。
“啧啧,倒是个美人胚子,秦医师从哪里找来的?”配合的走进来坐在床沿上,方便躺着的人看自己,却发现那人已经转回头将眼睛闭上了,若不是呼吸不像已经熟睡了,白起定会认为这人已经睡着了。不由苦笑:“你连看我一眼都不想看吗?”
“白将军戴着面具,失礼在先。”
闻言,白起迅速地把面具摘了,伸手把扁鹊的脸轻轻转向自己:“起已经摘掉了。”
无奈于人幼稚的行为,扁鹊睁眼,将这个儿时的玩伴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干净俊朗的面容却不失男儿的硬朗和英气,海蓝色的眸子深邃不乏对他的温柔,长年征战这人身上的气质不同常人,更加萧肃,扁鹊意识到,以前那个安静冷漠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学会用微笑掩饰,三人的关系也回不去从前了。
几曾何时,阿起你的笑容是这般干净啊。
将放在上面的手伸向那人的脸,那人乖顺将脸凑过来,放任扁鹊微凉的指尖在他的脸上游走,最后停在他的头上。不轻不重的揉了揉,像小时候一样。
“阿起,长大了啊。”
一样温柔的语气,一样温柔的微笑,只为他一人绽放,和小时一样。
“阿缓,阿政伤到了。”小小的白起拽着一脸无奈扁鹊慌乱地奔向嬴政的寝宫,却被扁鹊拦住了。
“阿缓,快些,不然...”
“我知道你担心,”扁鹊好笑地伸手捏了捏白起软软的脸颊,“要你说了缓才去,那阿政估计就治不成了。”
“那就是说......”
“嗯,缓已经去过了。”
小小的孩子长长地呼了口气,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黑发的孩子将手放在那孩子头上轻轻地揉了揉,唇轻启:“阿起,要快些长大啊。”
“阿缓,你....”白起呆愣地握住扁鹊的手,海蓝色眸里的满是欣喜。
“松开。”扁鹊冷着脸,手上传来的力疼的他皱紧了眉,看着白起欣喜的模样又不忍心甩开,只得冷着脸提醒,果不其然看见他眼中的欣喜尽数消失,手被缓缓松开。压下心中的不忍,将手收回来背过脸去。“不早了,回去吧。”
阴影笼盖了扁鹊的身躯,拿起一旁的面具,白起慢慢地踏上了窗框,忍不住又回过头,将那人的模样印在自己眼中,心中,哑着嗓子勉强用轻松的语气与人到了被,正想着跳出去,就被那人的声音唤住了。
“阿起,晚安。”
嘴角绽开一抹柔和的笑意,轻柔的声音散在风里。
“嗯,安。”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