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24 )

*到23为止,旧稿全部发完,真不容易
*新码的一章,依旧ooc,慎入,致歉
*发现自己好喜欢陈述体(其实是为了凑字数)
*让李白出来露个脸

扁鹊轻轻环着这人,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放任他靠着自己小憩。那人平稳的呼吸声传入他耳中,与原先他浅笑着的容颜不同,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手轻轻拍打着狄仁杰的背,安抚他,也像是安抚自己。一下一下,打入自己心里。

他不喜欢这个人,也可以说他不喜欢与太聪明的人交谈。聪明些可以,这样双方交谈也会方便些,但聪明过了头,他就会疏远这个人了。将自己的内心全部暴露在他人的面前,很没有安全感,他怕够了。狄仁杰眼中时不时闪过的精光让他觉得自己无处遁形,自以为是的在他面前演着独角戏。

就像傻子一样,不是吗。

双手突然被人握住,手心的温度暖了微凉的手,惊了冰冷的心。那对浅棕的眸似看透了他的心,扁鹊的手心甚至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越人,别乱想。”

狄仁杰担忧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人儿,手握的更紧,怕他一个闪神,这人便失了去。他总是抓不住他,不似元芳那样能与他亲近,他被这个人疏离。狄仁杰看着那没有温度的浅笑,内心苦涩至极,没有说什么,揽住扁鹊环在怀里,确定呼吸间全然是这人身上的药草香时,才放下了心,假装没有感受到手指下那身体的僵硬。

苦笑着开口:“越人,为何不信我?”

那人似乎被问住了,僵硬的身体因为失神放松了一瞬,然后又变得僵硬。“越人不喜欢和怀英你这样的人交好,太累了。”顿了几秒,扁鹊才缓缓道:“越人不想在这么累了,怀英你知道为什么的。”

扁鹊站起身,在屋里走来走去,却走的离狄仁杰越来越远,他微笑着,却假的很。

“怀英你没有经历过越人这些事吧。首先恭喜你,其次奉劝你,离越人远些吧,就当是听我这个朋友一句劝,至少你和元芳,我不想牵连到。”

“我不知道今后我会发生什么。也许会丧生,也许沦为阶下囚,与我交好的人他们定当不会放过,到那时,你该怎么办?你是个聪明人,这些事我不想说太多。”

“有些事有过一次就够了,你说是不是。”把自己斟好的茶轻轻放在狄仁杰面前,扁鹊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把玩手中的杯子。

“越人我......”

“有些事莫要看得那般透彻,你自己累,别人也累。”

伸手揉乱了狄仁杰的头发,自顾自得拿起那个杯子走到门口。

“早些休息吧,杯子,越人便收下了。那杯茶就当做是封口费吧。这些事莫要让第四人知道,你说对不对,元芳?”

房梁上有些细碎的粉尘落了下来,李元芳窘迫地走进来,还没开口问,扁鹊就走过去揉了把他的耳朵。

“元芳,该洗洗了。”

说罢不看李元芳那红透的脸颊,扁鹊浅笑着走出门,一只脚跨出门的时候,立刻收敛了所有表情,一副若无其事地模样走出那府邸,伸手揉了揉僵硬的嘴角,倚在墙上看向那片被灯火染亮的夜空。

“有些累了。”

漫无目的地在长安街上转悠,这街道一如既往的热闹,四处都是人,买小玩意儿的摊子前都是带着孩子的夫妇,人人脸上解释温暖的笑容。

刺眼地很。

他永远学不来,这种在他看来刺眼万分的笑颜,或许他也没有机会去学。

坐在河岸旁的草地上,从一旁装糕点的盒子里拿出块浅尝,蔓延在口中那种甜腻的感觉让扁鹊皱了皱眉,有些噎人。

“小医师?”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微微侧头,看见李白有些局促地站着,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会转过身来,也许也不是这个。

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走过去,看见他僵硬地坐在自己旁边,扁鹊拍了拍他的肩:“许久不见,剑仙。”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