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突发奇想虐鹊鹊√

*第一弹,ooc慎入,致歉
*已鹊鹊为主视角
*第一弹其实我都不想写的........
*前方刀子请注意

1.
上一世
他笑着看着眼前的的人,割破了颈间的动脉,坐在血泊中看着他。
那个人在笑,嘴角勾着的弧度是他熟悉的愉悦。
他大笑,笑到险些背过气,颤抖着伸出手拉住那人的衣袖。
“师傅,你可曾真心待我?”
那人不紧不慢地将他的手扯下,带着愉悦地笑容,拿起刀,刺入他的心脏。
“徒儿,莫要再说傻话了,早些去吧。”
满地的鲜血是他烙在眼中的最后景色。
他悔,他恨,他怨,他恼
终究还是死在了自己师傅的手上。
他的师傅怀中揽着一个少年,他看不清了,眼睛闭上,没了呼吸。
这一世
他浅笑着看着牢房的铁栏,戴着手铐的手细细抚过铁栏。
门外站着他的玩伴,冰冷的盔甲闪着寒光。
那人问:“你可悔?”
他笑答:“悔。”
那人惊诧,缓了缓心神:“为何?”
他笑着,却不语,手中的针管闪着寒光,待那人离开,他将麻药刺入巡守的脖颈,出了牢房,那人站在大门前,叹了口气,问他为何。
他敛去面上所有表情,轻声道:
“我想活着。”
2.
上一世
他捂着腹部的大洞,微笑着,血流了一地,他安静的坐在血泊中,手死死拽住那人的衣摆。那人提剑砍去了他的手。
他笑问:“为何负我?”
那人答:“本就是戏。”
他问:“为何杀我?”
那人笑答:“本就该死。”
他问:“该死在何?”
那人挑起他的下巴,仔细地看了一眼
笑答:“用那人的容颜,做那人恨之入骨的事。”
他用另一只手拉住那人的衣摆,轻笑出声。
他问:“你可曾有心悦过我。”
那人答:“痴人说梦。”
他笑,笑的身体都在发抖,那人离开了,他死了。
死在血泊中,血肉模糊。
这一世
那人对他温柔,对他笑。
他轻笑了声,将他逐了出去。
那人问:“为何逐我?”
他笑答:“你为生人。”
那人默,脚步轻动,没了声息。
他嘴角的笑意渐渐垮掉,归于平静,将那人碰过的地方仔仔细细擦了一遍,把那人碰过的东西悉数扔了出去。他不喜欢与陌生人深交,更讨厌自来熟的陌生人。
很讨厌。
第二日那人又来了。
他将他关在门外。
那人问:“为何不见?”
他答:“只诊病患。”
那人似乎挣扎了一番,颤颤巍巍的开口道:
“你可曾心悦与我?”
他轻笑一声:“你我并不相识。”
“痴人说梦。”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