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突发奇想虐鹊鹊√

*第二弹,心疼鹊鹊
*话说能看出来写的是鹊鹊和谁吗?
*我其实不是故意的(´°̥̥̥̥̥̥̥̥ω°̥̥̥̥̥̥̥̥`)
*前方刀子注意
*ooc慎入,致歉

3.

上一世

他在牢中,身体上几乎都是伤,那人坐在他的面前,冷眼看着他受刑,鞭子将皮肉打开,血液溅到那人脸上,他看了那人一眼,自嘲的笑笑。

他问:“我错在何?”

那人怒答:“你身为医者,没人教过你医德为何吗?”

他笑着摇摇头,问:“我错在何?”

那人好似被气笑了,轻蔑地笑声掩在喉间。

那人答:“错在这场手术,不该你做。”

他偏过脸,斜睨过去,呼吸渐渐有些不顺。

他说:“你若真的心疼,我做手术的时候你为何不制止?你自己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把他变成怪物的究竟是我还是你?”

那人怒极反笑,走上去掐出他的脖颈,他的眼前模糊一片,冰凉的眼泪从眼角滑下。

他问:“你心悦他?”

那人答:“朕爱他。”

眼前终是陷入一片黑暗。

这一世

那人将他绑在宫殿里,铁的手铐连着铁镰绑在床边。他只是笑笑,不解那人这么做的缘由,估摸着也就是为了那人心中之人,将他绑在这处。他笑着看那人的模样,身为帝王的荒唐模样。

那人问:“我错在何?”

他笑答:“你何错之有?”

那人问:“你为何要走。”

他答:“我为何要留?”

那人慌张的样子逗笑了他,他轻笑出声。

他问:“为何留我?”

那人不答,只是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他无奈耸肩。

他问:“为何留我?你我为陌路之人。”

那人不答,问:“你可会心悦与我?”

他笑答:“你为帝王,这是我一生都不愿交好的人。而且,”

“你我为陌路之人。”

“莫要说笑了。”

4.

上一世

他被那人掐着脖颈拎到悬崖边,他身前,万条毒蛇吐着信子看着他。那人站在蛇群中,一如既往,笑的猖狂。他身后,是万丈深渊,他被那人拎着,双脚没有着地,安静的垂着。

那人笑问:“选哪个?”

他答:“深渊。”

那人挑了挑眉:“为何?”

他笑着摇头,不语,血液顺着嘴角滴下,落入深渊。

他不会死在这人面前的,这让他觉得恶心。

他笑问:“用过了就丢吗。”

那人答:“你的价值,已经利用完了。”

他笑了,安静的看了他一眼。

他问:“你可曾心悦过我?”

那人笑答:“自然。”

那人眼底的冰冷没有刺痛他的眼,理所当然就是如此。

他笑着推开那人的手,落入深渊。

“骗子。”

这一世

他淡笑着看那人各种讨好,不理会。安静坐着任那人动作。那人似乎很急切的模样,拉着他就想走。他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手抓着扶手不放。

那人问:“为何不走?”

他笑着反问:“为何是我?”

那人不答,手上的力道愈发加重。

他问:“世上医者万千,为何是我?”

那人答:“只能是你。”

那人将他的手放在手心抚摸,眼中复杂。

那人问:“你可愿心悦与我?”

他笑答:“无礼之徒。”

他心中有个声音在嘶吼:

“骗子。”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