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25 )

*大半夜的出来诈个尸
*其实我脚扭了,然后不想动,各种意义上的
*总觉得把李白写成了痴汉....
*依然ooc,慎入,致歉

李白被肩上的重量乱了心神,手脚僵硬地摆放着,眼睛只敢盯着眼前的那篇土地,那人清淡的药草香就在身旁,慢慢飘到他的鼻息间,更让他坐立不安。
“剑仙就这么讨厌与秦某坐一起?”扁鹊斜睨了一眼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李白,微微叹了口气,挂上微笑,让面部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些,就用围巾遮去了嘴角。
连称呼都变了啊......
等不急细想,他后面的话让他慌乱,听他这么说,李白更是不安连忙摆手,却又觉得这么做反而会让对方觉得自己不想和他坐一起,只得放下手,安静的坐着,偷偷去看扁鹊的表情,看见对方不含感情的眼睛的时候,哪怕只是侧面看见的,也让他觉得血液都有些凝固了。
好冷。
呆愣在原地,连原先想好的说辞都忘的一干二净。也是,他说不定不想听自己说呢。苦笑着低下头,盯着自己紧握的双手,才惊愕的发现自己有多不甘。他在不甘什么?不甘自己连那些人都比不上吗?
那些人是谁?他为什么会不甘?
李白迷茫了,但脑海中闪过一张张面孔,都是与他面前这人十分熟络的,再看看他自己呢。
李白似乎知道为什么不甘了,但却有模模糊糊地抓不准。他细细的看着扁鹊的侧颜,将他的容颜印在脑海里,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算这么做了他真的很开心,但他不知道为什么。
许是本能。但是是从何而来的本能?
一双手打断了他的思考。
手指很长很漂亮。
他一时间竟只能想到这么些词去描述这双手。干净修长的手指捻着块鹅黄的糕点,更衬得那双手的白,指甲修剪的很平整,圆润的指头带着些浅粉,于是冷的。关节明显却不突兀,青筋暴露在苍白的有些透明的肤色下,虽美,却也令人心疼。
“吃吗?这个时间还在外面,饿了吧?”扁鹊捻着块糕点在李白面前晃了晃,对方呆愣的表情逗笑了他,面容放松了一瞬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见人还不回神,伸手轻轻在人额上弹了一下。
额上的触感让李白有些涣散的神智恢复过来,看见扁鹊捻着糕点看着自己,有些窘迫,伸手接过就放在手中,他不是很喜欢甜的东西,但他面前那个面暖心冷的医师倒是很受用的样子。眯着紫色的眼睛脸颊有些鼓鼓的,享受的模样也说不上来像什么动物,但就是让人觉得可爱的很。
等李白回过神的时候,他正捏着扁鹊的脸颊,对上人似笑非笑的眼睛,急急忙忙将手收回来,盯着手中的糕点发呆。
紫色的眼睛,好看。
丝毫不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惊讶,李白十分认真的在自己的脑海中夸奖这个医师。
“秦某竟不知一向洒脱的剑仙也会有小女儿家的姿态。”扁鹊打趣了他几句,然后无奈地转过头,思考自己以前那里说的不对,把着剑仙教成这幅模样的。
一旁的李白方才乖巧的点了点头,海蓝的眸中闪着幸福的光芒。大概是幸福的光芒.......吧?扁鹊觉得自己在那人的身后看见了一条尾巴,而且摇的十分欢快的样子。
再次扭过头看了一眼,然后扁鹊收回眼神,严肃的思考把这人教好的问题。
“剑仙莫不是还在想当初那件事?”试探性的问了问,果然发现那人希冀的眼神顿时布上慌乱,了然的笑了笑,扁鹊将手覆到李白的头上,轻轻揉了揉,安抚他不安的内心。
“都过去了,莫要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今后也莫要在往来了。
看了看人溢满喜悦的眼睛,扁鹊没有把那句话说出来,皱了皱眉。他这样究竟还是会害了他的。
任由那人握住他的手轻轻放在两边蹭着,扁鹊眼中划过不忍,却也没有点破。
“小医师不用担心在下。”自己的心思被看破了,这让扁鹊略微有些意外。那人自顾自地说着。
“小医师没有生在下的气,说实话在下不是很相信,但也确实很开心。”
“这些天在下一直在想你,但思及你伤的来历,没敢来寻你。”
“总算找到了,小医师不管你怎么说在下都不会与你断开往来的。”
“小医师别想摆脱在下,就当是让在下还债好了。”
他微笑着伸过手,放在扁鹊的脸上轻轻抚摸,眼含温柔。
“总算,能和你说上话了,小医师。”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