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26~27 )

*其实lo是来诈尸的
*好久不见了的正文更新
*我总觉得我忘记了什么.....是什么来着
*26,27放一起了,26是短小不好意思放上来

“你.....”那双海蓝色的眸子里的期盼刺的扁鹊有些不敢看向那人,不得不低下头躲避那人的视线,从而错过了那人眼中的复杂。动了动被攥在那人手中的手,结果被死死攥着,丝毫不能动弹。叹了口气,叫上李白一起回了医馆。一路上,扁鹊有些艰难的无视了李白的粘人行为。
“剑仙,别贴那么近。”
“小医师,你看这么黑,我这不是怕你摔着嘛。”
“剑仙你凑过来,秦某反而会摔着。”
李白几乎将整个身体都贴在了扁鹊身上,被他冷着脸推开之后又笑着凑过来。扁鹊屡次尝试之后索性放弃了。抚了抚额。
好烦。
跌跌撞撞的回了医馆,扁鹊快步走进内室,一把把门摔上,将李白锁在外面,眼不见心不烦。从窗户翻出去,扁鹊去到后院的池子里洗澡。缓缓将衣裳褪去,却突然被一道炙热的视线锁定,条件反射的向四周看了看,没看见人。硬着头皮洗好澡,扁鹊就立刻翻回去将被子盖过头顶。刺人的视线消失了,稍稍放下心来。紧绷了一天的神经放松下来,眼皮不受控制的合上。
窗外的新月高挂着。
恍惚间,手触碰到一些温热,扁鹊下意识的靠了过去,双手搂住热源。微微睁了睁眼,见那人有一对蓝色的眸子,也没细看,自然地搂住那人的脖颈。
“......长恭。”
“....嗯。”
得到那人的应允,越发安下心,缩在那人怀里就睡了去,没有注意手下那具身体的僵硬。
李白皱眉看着扁鹊安静的睡颜,放在身旁的手死死攥着。他看向扁鹊微张的双唇,控制不住地低下头,轻轻含住。
微凉的唇上还带着方才这人吃的糕点的甜味,李白伸舌将扁鹊的唇细细舔了一遍。
不够。还要更多。
李白停住了动作,小心的将扁鹊从他身上放下去,轻手轻脚的出了医馆。
他可能是疯了,才会这么想。但心脏剧烈的鼓动让他无法自欺欺人。
扁鹊是被吵醒的。
门外过分的嘈杂让人心烦,木门被敲打的咯吱作响,像是撑不住一会儿了。扁鹊拿过一旁的药箱,急忙从窗口跳了出去,一刻不停地向山下跑去。
长安街上.
杂乱的人群成了最好的掩饰,扁鹊小心地从人群中间穿过去,敲了敲一扇门,从打开的门缝中挤了进去。
扁鹊从细小的门缝中观察外面的样子,大批的官兵从大街上奔过,带起一片尘土。扁鹊的腰突然被人握住,被一具温热的身体缠上。“别闹,不要命了?”拍开腰上作怪的手,扁鹊瞥了眼身后那人。银色的长发中挑染了其他的颜色,杂乱至极,艳丽的桃花眼紧紧盯着他眼前这人,每一眼都像是在引诱他眼前这人;奇特的服饰露出他胸口大片的皮肤,精壮的身躯上布满了伤口,染红了扁鹊的衣衫。
“高渐离,你行事就不能安分点吗?”皱着眉埋怨的看了他一眼,扁鹊拉着他向内室走去。“越人,你想我没?”高渐离整个身体贴在扁鹊身上,却被对方果断的扔了出去。
“你若想死的更快,秦某不介意送你一程。”扁鹊走到跌坐在地上的高渐离面前,轻轻踩在他的心口位置。视线夏衣,连头都没低下去。高渐离不在意地抚开扁鹊轻轻踩在他身上的脚,将他一拽,拉到自己腿上坐着。“越人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嘴硬啊。都没用力呢。”双手紧紧锢住扁鹊的腰,扯下他的围巾,细细抚摩他的唇。“越人你身上的味道还是那么好闻啊,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又吸引了几个人啊。”高渐离将唇贴上扁鹊的耳朵,时而伸舌舔舐,斜睨了一眼那人羞红的双颊,喉间发出一声轻笑。“越人你说,我要不要收点利息呢?”压低的声线满是暧昧,手下的身躯有些轻颤,抵在他胸口推拒的手越发用力,伤口裂开鲜血慢慢流下,空间里满满都是铁锈味儿,危险而又颓靡。
“你在说什么,别闹了。”扁鹊被耳边的热流惹得一阵轻颤,双手被这人握在身后,湿热的舌在他脖颈上游走,好几次险些没忍住呻吟出声。
“乖,别动。”高渐离亲了一下扁鹊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低下头作势向扁鹊的唇而去。
下一秒被一人打翻在地上。扁鹊被一人拉开护在身后,而突然出现的那人正用力踩着地上的高渐离。“阿!疼!阿珂伤口,伤口裂开了!疼!”高渐离左右躲避那人的攻击,扁鹊平定了情绪,拉了拉那人的手臂,示意他停下来。
泼墨般的黑发高束着,头斜戴着一张恶鬼模样的面具,狭长的丹凤眼斜睨过来带着摄人的压迫感,眼角的美人痣又美化了她的容颜,与高渐离一样奇特暴露的服饰,美的惊心。
“阿缓没事吧。”那姑娘看见高渐离又要起来,不留情地又踢了一脚,带着扁鹊又离远了些。
“荆轲姑娘,没事。”扁鹊下意识揉了揉那人的长发,看那人没有反感倒也放下心来。荆轲蹭了蹭头上的手,看向高渐离的眼神越发冰冷。
“好了莫要怪他,犯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安抚了荆轲的的情绪,看了眼地上半死不活的高渐离,拉过她去一旁上药。
“阿缓别生气,他伤到脑子了。”
“嗯,我知道。今天怎么回事?”
“抱歉,打扰到你了。”
“没事。又去刺杀了?”
“嗯....都怪这家伙没带脑子。”
“好了,乖。”浅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冷着脸去帮地上的人上药,特别快速的上好。待安顿好两人,扁鹊披上药箱里的斗篷,与两人道了别。
“越人,等我。”
高渐离拉过扁鹊在他额上印下浅吻,结果被荆轲拉了回去,“阿缓,小心些。”冲两人点了点头,拉上斗篷引入人群。
高渐离回头看了眼荆轲:“为什么阻止我。”荆轲拉过他朝他脸上扇了过去。“你吓到他怎么办?你想他彻底离开你吗?你不怕我怕,你还想害多少人?当初那件事还不够吗?”一连串的问题问住了他眼前的人,荆轲冷哼了一声,进了内室。留在原地的高渐离眼神闪烁不定。
医馆.
扁鹊踏入医馆的那一刻就停住了,一人坐在桌子上,听见动静的人看向他,嘴角带着他熟悉的弧度。
“肯回来了?去哪了。”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