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 28 )

*今天的我竟然如此高产(bushi
*想着尽可能多的放几个人出来
*我解释一下,嬴政,白起,庄周,高渐离,刘邦这几个人是第一部分里面,天生就是gay的人
*这章挺短的其实

“嬴政,你还没玩够吗。”扁鹊不满的看着他眼前的人,也就是大秦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

“怎么会玩够呢,朕还什么都没得到。”嬴政轻笑着从桌上跳下来,掐着扁鹊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对上那双淡漠的紫眸。看着这个倔强的模样,嬴政轻笑,俯下身在扁鹊耳边低语。

“只是朕得得到你,朕才算不亏。”

扁鹊斜睨一眼凑到他身旁的人,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用力推开挡在他身前的嬴政,拉开正中的椅子坐下。

“你身为堂堂帝王,何须做这些不必要的事。”

“与你有关的事,都不是不必要的。越人,你也差不多可以随朕回去了吧。”嬴政后退几步靠在门框上,抱臂看向坐在正中的人儿。

几缕阳光绕过他的身躯闯入室中,空中细小的灰尘粒被照亮了,模糊了那人的容颜。修长的双腿上下交叠*着,长发散下,披在双肩。肉粉的薄唇轻抿,苍白的手指抵在颚下。高傲的像个王者,但面上却是一片淡然。

这反差反而诱人犯罪。

嬴政搭在肩上的手紧了紧,目光暗沉的看着毫不设防的扁鹊,嘴角的弧度越发危险。

“越人,随我回去。”

“莫要痴心妄想了,嬴政。你还当我是当初那样的吗。”扁鹊抵在颚下的手点了点下颚,目光危险。

“回去吧,在我失去耐心之前。”拉起身上的斗篷和围巾,只留下那双紫眸 锁定他的猎物。细长的手指夹着一管试剂,声音有些模糊,嬴政却听的很清楚。

“不要怪我让你们所有人死在这里。”

张扬至极,嬴政无奈地摊开手:“越人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被你认同的人倒是走运。”

“反正与你无关。”

“你不怕我对他们动手?”

“你敢!”嬴政满意地看着因为听见他的话而靠近的扁鹊,伸手将他环在胸前。“你也是我是帝王,我为何不敢?”扁鹊怒极反笑:“嬴政,你不要太过分了。”他死死攥着嬴政的衣领,让他靠近自己的脸,对方只是闲适的笑着,趁着他不备在他脸上轻啄一下。

“这只是个开始,秦缓。”嬴政扯下扁鹊的手,在他触及自己之前及时跳开,在窗框上停留。

“朕会用你最厌恶的事情来回报你的,好好期待。”声音随着主人的远离而渐渐消散,扁鹊站在原地,猩红的血顺着指缝流下。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