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星羁 ( 2 )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骄傲
*莫名高产,夸奖自己
*其实这篇文写的很迷啊

狄仁杰很犹豫。面前这个自称秦缓的孩子空洞的眼神着实令人心疼,可是以他现在这种状态已经很勉强了,实在是力不从心。
狄仁杰蹲下来与秦缓平视:“嗯,阿缓,可以这么叫你吧。哥哥那里现在没有地方能给你住,但是哥哥可以帮你找个地方住,你能不能等等哥哥呢?”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柔,一旁的李元芳也凑过去,眨着大眼睛把耳朵松上去给秦缓揉。而这人只是扯了扯嘴角,点头应下,安静的过分。
让人发慌。两人对视了一下,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焦急。这个孩子到目前为止除了那些话,其余时候都显得有些,安静过了头了。
“哥哥,缓有些饿了,能否麻烦你们帮缓去找些吃的。”秦缓慢慢抬起头,拉起那两人的手轻轻地摇了摇,无神的眼睛总算有了些神采。
“那行,我去就行,你和这个哥哥乖乖呆在这啊。”狄仁杰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对手下柔软的长发显得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被李元芳踹了一脚才走的。
秦缓看着狄仁杰的背影出神,把李元芳晾在一边,憋了一会儿,李元芳凑过去:“小家伙,你为什么老看着那边啊。”大大的耳朵抖了抖,秦缓浅笑着将手搭在那对耳朵上揉了揉,然后捏住李元芳泛红的脸颊。“因为不放心他。”
“他都那么大了,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李元芳不在意地憋嘴,下意识的躲避在他耳上的手。“那要不我帮你去看看?”
“谢谢哥哥。”
李元芳站起身不放心的看着他,秦缓抱着妇人的尸体朝他笑了笑:“没有人会靠近这里的,一直是这样,放心好了。”见人总算能够活泼了些,才稍微放心些。“那我就去一会儿,你可千万别乱走。”秦缓点点头,目送李元芳离开。
待人走远了些,秦缓从妇人的尸体下讲一个药箱抱出来,最后看了一眼两具尸体,眼中一片冷然。
“母亲,越人先走了,您和父亲在这里好好休息。”慢慢踏出一步,他身后的尸体开始慢慢燃烧。
秦缓拖着那个药箱在街上走着,不论路上的人还是在屋中的人,看向他的眼神皆是厌恶的。他挨个敲门,看有没有人愿意收留他。结果,不尽人意。
“请问,可以收留缓吗?”
“滚,你还想害谁?”
“请问,可以收留缓吗?”
“滚开滚开。”
“请问,可以”收留缓吗。
眼前的门被大力关上,门后传来谩骂声,他不在意,最后一家,他轻轻敲了敲问。一个睡眼朦胧的男人走了出来,看向他。
“请问,可以...”收留缓吗,突然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秦缓愣住,任由这人抱着。
“药香,很好闻。”清浅的笑意在那人脸上绽放着,暖着人心。他呆呆地搂住这人的脖颈,听着这人有力的心跳声,渐渐放下心里。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那人揉了揉他柔软的黑发,又打了个呵欠。眨了眨紫色的眼睛,掩去眼中的冷然,显露出孩童该有的天真。
“扁鹊。”
“不对。”那人点了点他的额头,鎏金的眸中闪着笑意和无奈。“小家伙不乖。”说话间还夹杂着几个呵欠。
“秦缓。字越人,但都是从前的事了,现在越人就叫扁鹊。你呢哥哥?”扁鹊看着人惺忪地睡眼,深怕他将自己摔了去。
“庄周,字子休。喜欢做梦。越人你喜欢做梦吗?”柔柔地笑了笑,庄周将他抱进屋里。
“大概,喜欢吧。”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