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 29 )

*我今天高产极了,夸夸自己
*我爱自叙体,这个真的特好凑字数Σ(゚∀゚ノ)ノ
*所有鹊鹊的自叙都是傻作者的个人见解,觉得不正确的欢迎指正啊
*鹊鹊应该是比较迷茫但是坚强的人吧,当然这是个人认为Σ(゚∀゚ノ)ノ
*西汉三傻冒个泡,欢脱一下

走进内室把手上的伤口上了些药,然后用绷带绑好,扁鹊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指尖在桌上轻点,发出轻响。医馆里只能听见着一声声断断续续的敲打,直至归于平静。

“你知道为什么师傅要这样对我吗?从当初的那一刻我就在想了,但是我想不明白,更多的是不愿意想,若是真的想透彻了,估计到那时候反而要后悔。”少年只是趴在桌上闭着眼安静的叙述着,像是要把憋在心里的所有情绪的说出来,他身后的似乎动了动,然后归于平静。

“有时候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做什么。只是想了就做了,事情结束之后,才发现后悔了,没办法更改,任它去了。世俗的事我不想管了,也轮不到我来管。”

“从狱中逃出来是我做过最不确定的决定。子休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我自认为我不欠他什么,或许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对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多大的影响。若是真的逃出来了,我该去哪?不会有人愿意揽祸上身,我也不愿意祸害谁,死了也挺好的。”

“但是我逃出来了,当时阿起问我为什么,我只告诉他我想活着,他祝我逃离了,但我也没地方去了。不负责任的逃了出来,然后被世界放弃了。”

“大概吧,我也不太清楚。那段时间怎么过的记不太清了,听够了吗?听够了就出来。”

结束了无厘头的自述,扁鹊缓缓呼出一口浊气,趴久了身体有些僵硬,琢磨着起身活动活动,确被人环住压在桌上。

“小越人这般毫不设防,是在邀请季吗?”刘邦将扁鹊的双手反剪,另一手将他环住,避免他压在桌边难受。

“秦某认为,刘邦你堂堂西汉的君主,若有一日能不对秦某一个男人耍流氓,你们西汉的张军师定然会很是欣慰的。”扁鹊皱着眉想要挣扎,看见他面前的那只手,放弃了这个决定。刘邦抱了一会儿就放开了扁鹊,这令他欣慰而又担忧,最后归功在了张良身上。

“小越人,孤若把你拐到西汉去,你说成功的几率大不大。”刘邦与扁鹊并肩坐下,后背靠着桌子,头微微扬起。“怎么?君主认为秦某有利用价值?”

“有啊,很大的价值,小越人想知道吗?”刘邦邪笑着靠过来,在未靠近扁鹊之前被冲进来的韩信及时架住,张良后脚就跟了进来。

“韩将军和张军师的行动能力着实令秦某佩服。”扁鹊对张良的敬佩又多了一分,看向两人的眼神也柔和了些,帮助他们将不安分的刘邦绑好,送到了山脚下。

“越人,那个....”韩信扛着刘邦,局促地挠着头,张良看了他一眼,上前一步向扁鹊拱手:“这次多有得罪了,秦医师。”

“张军师不必这么客气,缓还要多些你们几时感到。”

“想必就算我们没赶上,秦医师也可以对付的了的吧。”

“不敢当不敢当,总而言之,二位还是帮了不少忙的。”

韩信看着两人和睦的交谈,忍不住拽了拽张良的衣角:“咱该回去了,那帮人铁定在催了。”他肩上的刘邦还嫌事不对,言语上骚扰站在一边的扁鹊,然后被扁鹊无情地无视。

虽然耳尖泛红了,但是扁鹊他没有承认。

“那在下和重言先走了,秦医师有空欢迎来西汉做客。”张良扶了扶眼睛,将腰间的令牌拽下递给了扁鹊,对方诚然接下,然后看了一眼不安分的刘邦。

“等什么时候,贵国的君主不随便耍流氓了就行,到时候请张军师通知秦某。”

刘邦脸都黑了,张良和韩信的微笑要绷不住了。动作僵硬地离开了扁鹊的视线。刘邦好几次差点从韩信肩上掉下去。

那人在夕阳下,笑的危险。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