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30 )

*久违的更新,给你们一个可爱的鹊鹊
*噫,这个白起gay里gay气的
*ooc慎入

“医师!医师!医师你在吗?医师!”
门外一人不断地拍着门,扁鹊听的心烦,但实在没什么心情起来看开门也就任由那人拍着,眼帘不停地下坠,撑了几秒,便又沉沉睡去。
“医师你快醒醒啊!”
身体骤然凌空,勉强睁眼,发现一个不认识的人把自己从床上拎了起来,脚没法着地的感觉很难受,连带着扁鹊看他的眼神也没有很友善。
“请放秦某下来,可否?”
轻轻眯起的凤眸带着凌厉的锋芒,薄唇紧抿,眉轻皱,隐隐还有些嘟起的样子,一时不知该说是害怕好,还是愣神好。
“额,阿,抱歉。”那人手忙脚乱地想把扁鹊放下来,结果一个不小心脱了力,把人摔在了床上。“嘶,什么事?”扁鹊冷着脸睨了那人一眼,手不动声色地揉了揉摔疼的臀部。那人自顾自地愣着神,然后被他一枕头扔醒。
天,这医师......和传闻中的好像,不太一样啊....
“你若没事便出去吧,今日只是秦某只当没法生过好了。”捡起地上的枕头,扁鹊盖上被子躺下准备接着睡。
这天一冷他就不想动。稍微皱了皱眉,决定改了这个怪习惯。“冒犯了,医师。”结果被人抱起来出了医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将军出事了!”
“哦,这样啊,没事,他这是老毛病了。”
“阿?”抱着扁鹊的那人看着他淡定的表情,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把人摔了出去。他总觉得这医师,冷静的有些不可思议了。然而当是人悠闲地缩在他怀里,看着四周后退的景色。
“说起来,秦某今日心情不佳,本来这诊金只是翻一倍,你去与嬴政说,”扁鹊拿出张纸飞快地写下一些要用的药材放回药箱里,在那人怀里找了个舒服点的位置,接着睡,临睡前不忘投下一颗炸弹:“诊金翻两倍。下次还有这种情况,翻五倍。”
那个侍卫看着扁鹊温婉至极地笑容,欲哭无泪,然后看着窝在他怀里睡的正香的人,震惊了。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神医被男人抱着一点都不抵触?
为什么神医刚刚那一套动作那么熟练?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
待到了皇宫,两人直冲白起的寝宫。扁鹊一把把要用的药材单子拍在一旁等待指令的御医脸上,率先踏入内室,一把把门摔上。听见动静的白起撑着身子起来看看,然后就被一只微凉的手按住,扒了衣服。“自己把衣服脱好了去浴池里泡好了,我等了药就进去。”那人慢条斯理地收拾要用的器具,斜睨了他一眼:“白将军莫不是想被秦某扒干净了扔进去?”
白起拉过扁鹊圈在怀里,坏心眼地接了句:“要扒也该是起把越人你扒干净才对啊。”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