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31 )

*久违的更新
*私设是白起有嗜血的现象,前兆是武力暂时性用不了,手术后遗症之一
*沉迷看文,然后发现自己写的不怎么样
*50多粉了开心,谢谢支持

扁鹊见面前这人身体出了毛病还不忘找事情,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稍稍用力将那人的禁锢解开,微微俯下身做了个漂亮的跳踢,正中白起那张俊逸的脸。
白起被踢了个正着,因为犯病所以身上没什么力气,就是方才那些动作几乎都花去了他全部的力道,被那力道踢出老远,白起不恼,只是看着扁鹊修长的双腿,喉间压抑着轻笑几声。扁鹊睨了眼躺倒在地上的白起,不作话语,活动活动双腿让僵硬的肌肉放松了下来。但那人的目光炙热的紧,扁鹊被盯得发毛,揪起白起的衣领就往内室的大池子里走。
“越人温柔点,起若是磕着哪了,以后谁来照顾你?”白起刻意加重了“照顾”二字,扁鹊瞥了一眼白起然后一把扔进池中。
“那先谢过白将军的好意了。”
破开水的声音很大,白起入水前及时做了准备,倒也没有呛着,探出头,就看见扁鹊脱了鞋站在水池边上,玉白色的脚漂亮的紧,足尖透着浅浅的粉色,走动间可以看见足底的薄茧和几道疤,许是采药是划伤的,也可能是那时....
下人将药材,烛火,清水,衣服,毛巾和熬药的炉子都拿了进来,他们身后跟着一人——嬴政。他抬手挥去了下人,目光如炬地盯着扁鹊:“随朕出去。”那医师没有理他,盘腿坐了下,将针具放在火上消毒,水中的将军行了个礼,然后自觉的把衣物脱了放在池边,把炉火烧起来架上石锅到了清水看火。
两人皆是没有看向那高高在上的帝王。嬴政眉宇间的阴色看的清楚,房里的空气都变低了不少,扁鹊叹了口气,抬头去看他:“秦王想做什么?”
见扁鹊和他主动讲话嬴政的情绪显然好了不少,他一把拉过扁鹊走了出去,刚出了门手就被人甩了开来,他不恼,只是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开了口:“越人,就真的没人可以化了你那颗心吗。”那医师不语,转身回了内室。
“方才皇弟问你什么?”问了许久不见那人回答,白起就看着人熟练加药材的动作出神,说来,扁鹊的眉眼并不算特别好看的类型,只能算的上是清秀,但那双眼睛着实是夺目的紧,斜睨一人之时,凤眸勾人,唯一的缺憾,就是眼底的那片死寂。缺了灵动。
“想什么呢那么入睡?”回神就闻到一股子苦的冲鼻的药味,皱了皱眉,白起抵抗了一下,被扁鹊下了个套自己乖乖听话地喝了,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被耍了。
“越人你总欺负我实诚。”
“你那是蠢。”
白起轻笑了几声,被扁鹊敲了下头,熟练地将银针插进了他的穴位,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方才白起饮下的药发挥了药效,白起浑身燥热,身后那人的血的味道刺激着他,俯身在他耳边低语:“渴吗。”
压低的磁性嗓音穿透耳膜,蛊惑着白起,喉咙骤然干渴难耐,嗜血的渴望逼得他要发疯,隐约间他听见扁鹊轻笑了一声,耳边又有了熟悉湿气。
“乖孩子。”
扁鹊将小手臂划开一道深深的口子,血液流了下来,鲜红的颜色击溃了白起最后的理智,颤抖地将唇覆上那道口子,眼底的清明尽散。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