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32 )

*早上更段短的
*巨ooc,慎入,致歉
*昨天白起那段的后续结束

血腥味在空气中炸开来,来不及吞下的血从白起嘴角流下,然后被他及时用舌舔去,一滴不落,海蓝的眼睛没有焦距,凭着本能在扁鹊的臂上舔舐,撕咬,吞咽。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臂上的伤口开始愈合,白起不满皱眉,嗜血的目光停留在了扁鹊遮掩在围巾下的脖颈。眼前的人无力地坐在地上,失血带来的眩晕感让他很不好受,自知仅仅这些血无法满足白起,扁鹊拿过匕首,割开脖颈的皮肤,控制了力道,也没伤到要害。
    血液迸溅开,溅到了白起勾起的嘴角,探舌舔去,俯下身,咬在了扁鹊的脖颈上。扁鹊闷哼一声,忍去了呻吟,双手被擒在背后,整个人被迫跨坐在白起腿上,衣衫半褪,脸上毫无血色试着挣脱了几下无果,打颤的眼皮终是合了上。
感受到怀中的人渐渐没了挣扎,白起的动作停了一瞬,不在入刚才那番的残暴。轻柔地舔去扁鹊颈上残留的血污,将人身上的衣服脱去抱到了水中。
    温水滋养着扁鹊疲惫的身躯和神经,身体被人轻柔的按揉清洗,前提是要忽略这人不安分的举措。睁眼就是被白起环在怀中,那股子嗜血的劲儿还没去透,眼中还不是很清明,但大抵是压制住了。“结束了?”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扁鹊扶着池壁慢慢站正,扶了扶头拿过衣服就披在了身上。背后贴上来一具湿热的身体。白起拦腰抱住了扁鹊,手到处游走,在扁鹊颈窝呼气。
     然后被扁鹊掀回了水池里。
   “不知羞耻,白将军从何学了这些?”
     白起将半个身体探出水面,目光在他身上从头到尾扫了一遍,轻笑道:“有越人这么好看的身体,自然是在你身上学的了。”探舌舔过薄唇:“鲜美至极。”
–TBC–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