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34

扁鹊有些面色不善地站在那城门口,一些不太好的回忆又在他脑海中出现。这么一想来,他就浑身不适。正想着,碰巧两个守城的士兵朝他走过来,扁鹊不紧不慢地从药箱中拿出那块玉佩,先是对那两人和善的笑了笑,随后手中的玉佩轻轻一抛,用力按在了一个士兵的脸上,趁着两人还未反应过来,越过他们快步进了城。
悄悄猫进皇宫,扁鹊有些无奈地在那硕大的地域中无厘头地瞎转悠,却是很凑巧的遇见了进宫面圣的韩信。
月下总是带着无尽的暧昧和朦胧,扁鹊带着惊讶的双眼和微张的唇柔化了他冷淡的面具。
只有他们两人。
韩信在内心呢喃着。在月下透着柔美的人儿只有他一人看见了。韩信的心重重地跳了两下。那人肉粉的唇似是动了几下,许是嘟囔了什么,慢慢朝他就来。韩信愣了一下,立刻握住人的手,把他拉到了隐蔽的地方,像是怕被那君王看了去。
“韩将军,有段时日没见了啊。”那人的力道大的过分,怕是在隐忍着什么不发,腕骨被人捏的生疼,有些强硬地甩开韩信的手,扁鹊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连声音也带上了几分气音,韩信见状歉意的执起他的手细致地按揉。“说起来,韩将军知道张军师在哪吗?秦某有些事要与他商量。”扁鹊不着痕迹地将手抽回,状似不经意地问了句。韩信的手顿在空中,嘴唇动了几下,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别去,留下来。
韩信挣扎了许久,没有说出来。他没有理由这么说,他不及张良的智谋,在扁鹊看来,他可能什么忙都帮不上。他没有让他留下的资格。
至少这点事,我想帮你做到。
就算心中有万般不适,及时连自己也不清楚究竟为何发展成了这样。
至少这一次,他起到作用了。
韩信拉过扁鹊的手沉默地带路,这举动却让扁鹊不解,细细回想了自己的作为,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扁鹊想说什么安慰一下,却发现他找不到什么去说。
一路上安静的可怕,让两人都不适地皱起了眉。
“到了。”被声音打破,韩信扯出个笑容回头,有些呆愣地看着扁鹊眼中暗含的担忧。
胸腔中似乎有什么剧烈跳动。声音传到了韩信的耳中,脑中。他有些窘迫地后退了几步,怕被他眼前敏锐的医师听见。
微凉的手落在他的头上。扁鹊踮着脚困难地轻轻拍了拍韩信的头。鲜红地发丝被带起几缕,变得凌乱,如同韩信如鼓般狂舞的心。
“注意休息。”
叮嘱被留在空气中,那医生的身影消失在了月下。韩信在张良的门前愣了许久,才慌忙地离去。
月被乳白的光晕围着。
张良端坐在书案前,细细盯着案面,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案上铺了张画,没有细致地描绘出所画之人的容貌,墨黑的发间,一对紫色的眸子看向看画人,像是要看到人的心里去。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张良不紧不慢地将画卷收了起来,看向他的画中人。
“,许久不见,张军师。”扁鹊在张良的房中踱了一转,才在张良面前坐定。“是有段时日了。”唤来侍从断了蘸热茶和杯子过来,张良打量起他的画中人。即使夜凉,那人似乎也不觉似的,只着了极薄的几件,引人遐想的紧。
张良端起茶盏倒了杯茶浅饮,压下心头的躁动。
扁鹊的轻咳声唤回了他发散的神智——他盯着扁鹊看了太久了。朝人歉意笑笑,也好在扁鹊似没往心里头去。
“不知医师远道而来,所谓何事?”
“也不为什么大事。”扁鹊抬头顾了圈四周,拿出锭银子抛向不明所以的张良。“秦某见军师这屋子再容下一人似乎不成问题。秦某着来的匆忙,身上没带多少盘缠,军师收留秦某几日可否。”不紧不慢地说完这话,扁鹊呷了口茶,朝张良投去戏谑的笑意。
张良有些无奈扁鹊这时不时冒出的恶劣性子,但也欣然接下来他这孩子气般的一面。
那人藏在眼中的深意似乎更甚了。
“医师来张某这,就为了这事儿?”
“方才秦某在来的路上,遇见重言了。”扁鹊低头饮了口茶,接了句没头没脑的。张良目光沉了几番。
不是很久之前,就改叫“将军”了吗,何时又改回来了。
“军师?在听吗?”面前的人儿不悦地皱着眉,张良扶了扶镜框歉意地摇了摇头。“重言今日见到秦某的样子很奇怪,军师可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只是因为那小子开窍了而已。
“张某不才,并不知晓这其中的缘由。”张良深感遗憾地摇了摇头,扁鹊只是略带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也不说什么,低头饮了口茶。张良看着他动作。
他不会说的,即使他知道这么做有多荒谬。
这莫名的感情让他都有些慌了阵脚,但多数是不可置信。
只是几面之缘,他自知自己为人没有这么随意。
但今日又一见,他信了,也没理由自欺欺人了。
或许这是注定的,无论这医师有多孤僻。
他安慰自己。但他羡慕韩信。
有时,不知也是种解脱。他因为几面陷了进去,是他先输了。终于认清了,但他害怕了。
即使如此,他也是自私的,但他的画中人不会知道的。
谁都不会抢走他的,在我完全清楚之前。张良的唇角勾了勾,又悄悄隐了去。
屋外,月被遮住了大半,看不真切。
刘邦将韩信唤了过去,紫色的眸锁住了地上恭顺的人。
“重言,知情不报可是大罪。”那君王斜倚在椅子上,戏谑的看着他。
“属下知罪,甘愿受罚。”韩信低着头,眼底一片平静。
“但若再有一次,你也依旧不会说,也无所谓罚不罚。”那君主似是嗤笑了一声,危险在他眼中漫延开了:“你可知,你越了雷池了?”
韩信苦笑了几声。
“知罪。”
但是你不知道,他陷下去了,挣脱不开。
更何况,遇见他,是他这一世最幸运的事。
–TBC–









————————
*难得的更新,过气写手挣扎一下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感谢一直看到现在的小可爱们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