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星羁 3

第三.
眨了眨眼,将眼前的模糊扫去,扁鹊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打量起自己现在的房间。依旧是瓶瓶罐罐摆了个满满当当的,空气中飘着不浓的药香,一切都是熟悉而又陌生的。
空气中有陌生的气味。
他这是才回想起来——他住进来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准确点说,是被一个陌生人收留了,而且那人看上去就特别不可靠的样子。
踮起脚把门打开,看着空无一人的外室,扁鹊有些无奈,将自己仔细地洗漱了一番才走向大堂。
“子休啊,听说你收留了个小娃子?”
“......嗯?你方才说了什么吗?”
“老夫是说,听说你收留了个小娃?”
“...... ...... ......”
“子休?子休别睡了......”
刚到大堂门口,扁鹊就听见了这么令人哭笑不得的对话,或许连对话都算不上。轻轻敲了敲门,便听见那老者的声音愈发的切近。“来了阿,来了。”门从里面被推开,扁鹊闪避不及,跌坐在地上。
老少二人大眼瞪着小眼。
“你就是那个娃娃?”那老者捏着胡子凑近来瞧,被扁鹊一把挥开。“嘿!你这小娃怎么这么失礼,老夫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老者虽说着教训,脸上倒还漾着笑意,扁鹊朝他微躬了身子:“是晚辈失礼了。”
老者脸上的笑意又大了几分,凑到他身边,称他不备,一把捏住扁鹊的脸:“小娃娃一个,装什么深沉。来来来,跟着老夫一起笑一笑。”老者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似是要把他那一口的白牙全露出来。脸颊被扯开,扁鹊不适地皱着眉,心里却也放松下来,任由那老者闹着,接着被拉进一个温热的怀里。
“夫子......莫要闹了。”庄周温缓的声音从背后冒出来,扁鹊只觉得脖颈间多了个毛茸茸的东西,环在腰间的手纤细却有力。
夫子?扁鹊狐疑地看了眼面前邋遢的老人,虽说有些难以置信,但不可置否,确实与以前听说过的老夫子的形象几乎相同。
老夫子跳到扁鹊的面前,用手拉起他的手,装模作样地看了几番,又露出个笑:“见你骨骼精奇,不如跟着老夫学上个一招两式?”扁鹊瘫着脸摇了摇头,淡然地接受了老夫子投来的“孺子不可教也”的目光。
背后的庄周轻笑了声,把下巴抵在扁鹊的头上:“别看夫子这样,看的出,他挺看好你的,越人。”还是一副不紧不慢地模样,扁鹊柔和了表情,往庄周怀里缩了缩,任由老夫子一个劲儿地看着说。
屋子里很热闹。
扁鹊放空了思绪——似乎,很久没有这般热闹过了。
微微勾起嘴角,屋中似乎飘来了淡淡的药香。
–TBC–


——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系列有没有人还记得的....还是先更了再说吧ヾ(✿゚▽゚)ノ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谢谢谢谢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