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论学霸前辈被各种麻烦缠身时正直的学弟该怎么做(下)

@Crimine 小可爱你的点文,我虽然欠了很久,但我依旧坚持地码完了!快夸我!

1.
那什么,你们好,我是陆果。

嗯,是陆果不是何范。

上集那个傻子被学生会的拉出去....呃不是,他已经“毕业”了。安心,他现在“很好”。

真的,你们信我,咱俩都是“好兄弟”好几年了。

但是吧,我对他这次的行为可以说是,非常失望,甚至还有点想笑。不对,是很不想说我认识他。

2.
我从小道消息(何范)那听说,我们学生会的会长是...咳咳,你们懂的。

等一下,你们还记得咱会长是谁嘛.....

虽然着并不重要,但小道消息竟然诋毁我们伟大的会长,我们迷弟就应该表现出一种“我不管,我不顾,我不听”的精神,然后勇敢对这种行为进行谴责。

然后我寄了一把刀给何范。

你别以为我没看出你在动我们扁鹊老师的心思。

呵,男人。

但是后来,我是信了的。

3.
隔壁院的扁鹊学长前段时间被调到我们院实习了。我是不知道小道消息从哪里来的消息,拉着我打了一晚上的电话,说的无非就是谁窥探他的扁鹊老师。

呵,男人。

然后第二天我就被叫去了学生会,因为我半夜打扰同寝室的人休息被他们举报了。

小道消息这种东西就不要存在了。

下了早课我就过去了,一般早课后各班的班导都要去交报告,本着可以见到扁鹊老师的心情,我打开了我学生会的门。

迎面走来一个骚包的老师,扑面而来的就是难以言喻的香水味。

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抬头看了一眼,好的,这是隔壁院的隔壁院的翠花老师,我的视线停留在她身后的那一抹身影,那么动人,那么纯粹....不好意思跑偏了。

我尾行扁鹊老师来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见人进去了,稍作矜持就打开了一到门缝。

然后,我就硬了。

阿,不好意思,是我就信了。

说起来扁鹊老师和隔壁班的老夫子明明发的是同一套制服.......

差太多,差太多。

那雾蒙蒙的双眼,泛红的双颊,微张的唇,笔直的双腿......

我真不是变态。

信我,真的。

会长诸葛亮从扁鹊老师颈间抬起头来,放下了他放在扁鹊老师腿间的腿,扁鹊老师满脸通红的走出去,路过的时候我看了眼他的手腕。

通红的。

会长你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

然后我就被处分了。

hmp。

4.
自那之后,会长的行为就更加放肆了。有一次,我从食堂回来,路过图书馆看见会长把扁鹊老师堵在角落里,我好奇地走过去看看。

扁鹊老师衣衫半解,手脚被缚.....不好意思,容我擦一下鼻血谢谢。

不过会长你.......

放着让我来。

在我愣神的时候,会长就亲了上去。

亲哪的自己猜。

呵,男人。

5.
我要举报我们学校的风纪委员。

他们有毒。

真的,信我。

我们三个风纪之间肯定什么,你见过天天勾肩搭背,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大男人吗。

好吧最后那个没有。

成天就知道耍流氓,那么不是风纪吗?还没人能管了?

特别是姓张的那个,打扮的那么禁欲,绝对是个变态。

每次经过扁鹊老师他们组的办公室总会听到一些不可言喻的对话。

比如:
“扁鹊老师,我认为您适合金色的领带,我帮您换上。”
“不用,你放那吧。”
“张同学,你再不松开我会考虑请你家长的。”
“老师你喉结好小,我可以舔一下吗。”

再比如:
“韩同学请你把偷走的衬衫还我。”
“亲我一下我就给你。”
“你很想被处分?”
“老师我不是偷的,我那是光明正大的拿的。”

还比如:
“老师我告诉你件事。”
“什..唔!”
“老师你嘴真甜。”

嗯......为什么我每次经过教师办公室都只有扁鹊老师一个人?其他老师呢?也不是上课时间.....

.....喂,110吗?对,我要报警。















————————————————————————
*强势回归一波。前段时间忙着考试,没时间码文,但手稿写了超多!而且最近几天家里出了点事比较忙还要补习....细思极恐。

*又写成奇奇怪怪的文风了,但是很满足。【此处承包我的变态笑容。

*正文可能要先停一段时间,手头上现在有个短篇,明天码了发上来就恢复正常的日更了。

*我回来了,小可爱有没有想我的?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