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回梦 37

     此章私设很多,凑合着看看?
     我今天超高产。
     我刚刚突然发现,短篇比正文的自数多,我能说什么比较好?

  扁鹊跌跌撞撞的跟在人身边,若不是曹操扶的稳当,怕是一会儿便得摔上一跤,扁鹊皱起眉,他并不喜欢完全依赖他人的感觉,对方似是感知到他在想什么,不知不觉间竟松开了扶着他的双手。
    双眼只能触及一片黑暗,这让扁鹊莫名有些不安,他在四周小幅度地摸索了几下,碰到了人的手臂,用力地抓着身边这人的手臂,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些安慰。
    他耳边似乎有人轻笑了一声,这人扁鹊本就不自在的感觉更甚了几番,在旁人看来,素来安静冷淡的神医竟也有这般小女儿家的姿态。
    曹操欣赏够了人泛红的耳尖,才愉悦地牵过他。“缓?缓你怎么了?”抓着人手臂的手被曹操轻轻牵起,似乎没有感受到对方已经将指甲嵌入他的手臂一般。扁鹊有些窘迫地抽了抽手,但并没有从人的禁锢中逃脱。“没怎么,倒是丞相今日怎得空留在府中的?军中不需要您看着吗?”不用人说,扁鹊也知道自己现在耳尖有多红。
    这次当真是丢脸丢大发了。他心里只剩下着一个念头。若不是手被对方牵着实在挣脱不开,扁鹊早就转身回房了。
     “军中不急,怎么部署还没想好,你近日身体有了好转,今日不忌口了,打算吃什么?”曹操将人半搂到怀中,挥手遣退了庭中的侍从。找了出亭子就抱着人在亭中坐下。怀中的人在等他坐定后,迅速调整好可以让他随时逃脱的姿势,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暗暗发力。曹操有些无奈。
    这人,无论何时,都不会放松。
   强忍下低头亲吻人额头的念想,曹操替人将乱了的头发理好:“怎么样?想好没?等晚些时候我差人给你送去。”
    “丞相不如好好想想应当如何部署的好。”扁鹊微微偏头避开人的手,又担心自己掉下去,只得由着人抱着自己,他双手环住对方的脖颈,将身体稳住。
   “西军对刘,东军驻守即可,不必过多思虑,你只管养身体便是。平时有什么需要就与文姬说,她会转告我的。”当青年的手臂环到自己颈上时,无可质否,曹操觉得自己的血液似乎都沸腾了起来,手臂下意识收的更紧,恨不得将人揉进自己骨血里。
     扁鹊见人还不肯放开自己,还愈发有将自己抱的愈紧的趋势,虽面上不显,心里多少有些着急,正张嘴打算说些什么,那人忽然低下头,将呼吸拂到他脸上。
“缓这么关心我,莫不是,心悦于我?”这话一出,扁鹊当即从曹操怀中跳了出来,因为动作太急,还险些摔了一跤,他无法看到曹操在哪,只能低下头,“秦某能与丞相交谈,是看在文姬,还有丞相不怕扯上麻烦,愿意救秦某这样一个有罪这人,秦某身上的伤不能吹风吹久了,还请丞相能差人松秦某回去。”
曹操双手握着的拳松开又握住,半晌,才叹了口气:“罢了,你好好休息吧。”唤来一名侍从将青年扶着回房,曹操眼中晦涩不明,在原地站了许久,才转身离开那亭子。

–TBC–
















————————————————————————
*我真的超爱丞相的!丞相年轻的时候绝对帅炸!(有没有那个画手太太看见了我的眼神暗示.....八成是没有。)
*我今天可能,还有一篇,这篇是今天听《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来的灵感,莫名带感。
*鹊鹊上一卷被虐了,这一卷一个一个虐回来。
*我,死在了一片,鹊鹊的,幼体皮自戏上〒▽〒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