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奕

继续加油!

【all鹊】神喻

       这是什么中二的题目.....为了暴露起名废,我,不择手段。(bushi)
       德古拉邦x炼金鹊,有私设,文风诡异,内容很乱,看不懂的,很正常。小短篇,一发完。
       我,超棒的!我,鹊鹊超爱的!!
      但你们依旧无法阻止我发刀子。(其实也不算刀子)

1.
    “瞧瞧,我可怜的小羔羊。”高贵的伯爵扬起猩红的唇角,勾起金发青年的下颚:“让我猜猜,是被教廷的人给丢了?”青年别过头,后退几步,用复杂的眼光看了他许久,才慢慢开口到:“希望,可以让我借住一段时间。”
    “当然,我尊贵的炼金师。”伯爵冲青年行了一个标准上贵族礼,打量了他几眼,身形突然出现在青年的身后,指尖在脆弱的脖颈游走。
        尖利的指甲似乎不小心将人的皮肤割破,血珠在表面凝起,聚成一道血流隐入青年的衣领中。伯爵的眼神骤然变得幽暗,他搬过青年的头:“我尊贵的炼金师,相信你一定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现在这世道,不付出些什么....似乎就什么也得不到,你说对不对?”血流的黏腻让青年不适地皱起了眉,他移开视线不去看对方眼中的自己,思考了一会儿,将颈上快凝固的血液抹在那伯爵的唇上。
    “先付个利息,刘邦。”
       刘邦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地炼金师,垂下眼睑藏去了眼中森然的杀意,这才拍了拍手唤人将他的小羔羊带了下去。待殿内重新安静下来,他重新坐回他的王座,交叠起双腿,沉声道:“查。”
        黑暗中有人应了句“是”,脚步声渐渐响起,刘邦把玩手中的酒杯,鲜红的液体在杯中摇晃,未尝便有了醉意,忽然,他捏碎了手中的杯子,安静的大殿被破碎声唤醒,鲜红遍布地面,刘邦轻轻踏在地上,低低地笑了几声。
    “比教廷的东西有意思多了。”
    “我可爱的小羔羊究竟会活到什么时候呢?”

2.
    “小可怜你还想坚持到什么时候?”刘邦将金发的炼金师圈在怀里,含住人苍白的耳尖,獠牙感受人皮肤下血液的流动,喉咙有些发痒。伯爵的手开始不安分,悄悄解开人的衣扣,他怀中的人抖了一下,不由压着喉笑了几声:“小可怜你迟早要接受我的初拥的,早些还能少些痛苦,你现在便答应了,如何?”青年顿了一下,眼中的犹豫一闪而过,他转过身,手指抵上伯爵猩红的唇,缓声道:“刘邦,我不希望你这样,再等等,有些耐心,好吗?”
       刘邦的脸色冷了下来,一把掐住青年的脖颈,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那不如先告诉我,你瞒了我些什么?”青年只是闭着眼,压下了口中痛苦的呻吟。伯爵忽然感觉有些烦躁,甩开人闪身来了大殿。
    “查的如何?”
      刘邦负手站在落地窗前,玻璃照出了他属下无力的脸,伯爵将眼瞳眯起,掩盖了眸中危险的神色。
    “教廷那边如何了?”
    “暂时还没有异动。”
       伯爵摆了摆手,人影在黑暗中消失了。他定定地看了会儿窗外的天空,将手中的酒杯摔得粉碎。

3.
        金发的青年缩在一张椅子里,腿上放着本书,安静的似乎已经停止了呼吸。
        刘邦看着他略有起伏的胸膛,俯身抵在他耳边道:“教廷的人来了。”青年缓缓睁开双眼,高贵的伯爵入初见时那样之前,抱臂,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青年垂下眼睑遮去眼中的苦涩,起身环上刘邦的颈。
    “给我你的初拥,伯爵。”
       青年睁着的双眸中一片死寂。
       转化的过程很痛苦。金发的青年蜷缩在地上,汗浸湿了他额上的发,顺着脸流入眼睛,但他依旧努力睁着眼睛双眼看着刘邦。伯爵替青年将颈侧的鲜血抹去,地上的人勉强撑起身体,拍下他的手。
    “你快......快走。”
      心脏传来的痛处让他几乎窒息,这几个字就像用尽了青年最后所有的力气,接着他眼前就只剩一片黑暗。

4.
      突来的光亮让青年不得不眯起眼睛,再看周围,他不由苦笑出声。
      韩信有些担忧地看了眼大殿中央的青年,领着几人向一旁走去,露出了他身后的两人。 
    “你们来了啊。”青年揉着隐隐作痛的眉心,似是颓废地坐在地上。“扁鹊,你失信了。”张良上前几步拉起地上的人,皱着眉很不满他这幅样子。
      “缓,随我回去。”李白轻轻从张良手中接过青年,把人环在怀里。他怀中的人似乎只有一副骨架的重量,一瞬间,李白看向张良的眼神凝聚着彻骨的杀意。
    “刘邦走了。”
      青年笑出声,“太白,杀了我。”

5.
      教廷迎来了一位不素之客。
    “缓呢?”刘邦死死掐着张良的脖颈,平日高贵的伯爵此时双眸泛红,像是一只,斗败的丧犬。“你如今来假惺惺演戏给谁看?”张良嗤笑出声,“那人,他已经死了十年了。也不见你十年之前来见他最后一面。”
    “今日看在那人的面子上,你最好,赶紧走教廷容不下你这异端。”
      伯爵呆愣地放下张良,一步一步,慢慢踱了出去。李白从房梁上跳下来,瞳孔一片通红,冷着一张脸去问张良:“他来干什么?”
        张良只是摇了摇头,“只是想起来了?”,他偏过头,看了看他身上背着的冰棺。棺中的人儿脸色苍白,面色安详,似是睡着了。
    “倒是你,想背着这个到什么时候?”
    “不用你管。”李白冷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过来几日,世人皆开始传,说是出了个奇怪的人。他背着一座石雕,大肆屠杀遗留的吸血鬼。闲暇之时此人便抱着石雕,眼中满满都是对石雕上刻着的人眷恋。
        见者皆称,这是出了个痴情的种,教廷里传出几声嗤笑,一人背着冰棺从屋顶上跳下,他身边两人拖着几具尸体,隐没在转角。

–END–














————————————————————————
*你们看我!看我!!我超爱你们的!今天的我超勤劳对不对!!
*我喜欢评论!求评论!你们看我!看我!(´°̥̥̥̥̥̥̥̥ω°̥̥̥̥̥̥̥̥`)
*最近沉迷猴鹊,云鹊!有哪个太太愿意帮忙发点肉的,我想吃肉!肉!(´°̥̥̥̥̥̥̥̥ω°̥̥̥̥̥̥̥̥`)
(如果没有我就自立更生了......)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