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瓮

继续加油!

【all鹊】玄和 (一)

*私设架空,如有不适,看在今天5.20的份上,就凑合凑合

*其实我是打算写云鹊的....然后就变成如你们所见的了....

*emm,只是暑假前的最后一更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时间。

*最后,5.20,我爱你,阿缓。

隆和六年,先帝驾崩,由四皇子刘备登基,赵云封为远定侯,诸葛亮贵为国师。

民间净是议论此事的,好在新登基的隆安帝为人清廉,让人找不出什么不满的地方,倒也就免了那些个不必要的起义造反。一间不起眼的小茶馆里,一青年一身玄衣,领口绣了金色的细竹,小童乖顺地站在他身后。

“诶,这先帝去得也是突然。”

青年扬起了眉,垂着头安静地听着,手指摩挲着手中的瓷杯。

“可不嘛,年纪轻轻的。去年还带着秦太傅微服,结果今年.....诶,人就这么去了呀。”

“不要命了,隆安帝下了死令说了不许提秦太傅了。”

“你还真当他能听见不成?不是我说,这秦太傅估摸着已经......”那谈论的大汉四周看了圈,才凑近面前那个听众,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另一个人狠狠敲了一下那个大汉的头,两人才继续喝酒吃肉。

小童气急败坏地盯着那两人,可坐在椅子上的人一点都不生气,替自己将空的茶杯满上。“太傅!你看这些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不知道。”青年不耐烦地皱起眉,那絮絮叨叨的小童才停下。

“我到觉得他们说的不错,先帝‘去得’这般突然,玄德又是新帝登基,难免人心大乱,会胡思乱想也实属正常。”素白的手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看着当真是赏心悦目,那小童嘟囔了句:“先皇这么爱玩,还不是您给惯出来的。这下倒好,直接装死跑出去玩了,压根没想过您怎么办。”小童无奈地摇头,“好在新帝是和太傅一起长大的,不然...”小童余光看见了一个人,差点吓得叫出声。

“远....远.....”眼见那小童就要尖叫出来了,赵云急忙阻止了他。

说到城中姑娘们最心仪的,除却国师,便是远定侯赵云了。即便长年在战场征战,仍旧是如玉的君子,谈吐谦和,一点都没有镇国公张飞张大将那般野蛮无力。所以上门说亲的媒人一批接着一批的。

好在秦缓选了个僻静的角落,没什么人不然可有的闹的。赵云叹了口气,朝坐着的人拱手道:“太傅,圣上唤您回去。”

秦缓抬眼看了看这人,旋即垂下眼睑不做声,只是下巴轻轻抬起一些,示意赵云坐下:“远定侯跋涉归来,坐下先歇会。”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带了些命令的意味。赵云深知拗不过他,接过秦缓递过来的杯子在他的对面坐下。秦缓挥退了小童,把玩茶杯也不理赵云,只是想着自己的事情。

这便给了赵云一个观察他的机会。

很久之前便听说这人是与隆尧帝和隆安帝一道长大的,自小便是隆俞帝钦定的人才。说好听些是重臣,说难听点打小就被锁在皇室里了。生得张清秀的面容,斜睨过来的丹凤眼当着能让人面红耳赤。正想着,就看见那太傅笑着看向自己,赵云这才注意到自己定了这人多久。

“我很好看?”秦缓指着自己的脸打趣他,赵云涨红了脸不知道说什么,楞楞地点头。被人呆愣地样子逗笑了,秦缓起身向宫里走去:“侯爷走的时候顺道将茶钱替某付一下。”

虽说被盯着看,但是秦缓并不觉得恼怒,他心悦那远定侯已久,生怕吓着那人就只好远远看着,有时能逗上一逗自然是开心。这么想着,他被人叫住了。“太傅。”秦缓回过神,发觉自己已经到宫里了,小童站在他身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拉着他的,笑得像个狐狸样的人,就斜倚在树干上。

“贵安,国师。”

“圣上找你?”诸葛亮摇着扇子站在树阴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秦缓只觉得诸葛亮看过来的眼神让他有些不舒服。

“快些去吧,别让人拿了你的把柄,到时候说太傅不尊重圣上,届时你日子就不好过了。”

秦缓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往日若是被这人找着了,没一两个时辰他还走不了,今日这么看了,国师还是忌惮玄德的。

“告辞。”秦缓难得好心情地给诸葛亮一个笑脸,刚经过那人身边,就被拉住了。

诸葛亮将秦缓额间的碎发理顺,那人的眼睛里的不满轻松地就让人看了出来,他觉得这人有些可爱,捏了捏他脸上的肉,在这太傅恼怒前松开了他。不过,诸葛亮皱眉看着他,这太傅眼底的青色怕是遮也遮不住。“缓,今日没好好休息吗。”

“国师若是没事,某就先告辞了,玄德还等着的。”

那人没等诸葛亮回话就转身离开了。

“国师。”

“走,回去了。”

秦缓走了几步回过头,那国师摇着扇子,一步一步地走向他该去的地方,有时他确实很讨厌诸葛亮,但这种时候,他也觉得,诸葛亮也不过就是个可怜人。

叹了口气,秦缓推开门,刚登基的新皇站在殿内,书案上摆满了各种奏章。























–TBC–





————————————————————————
日常短,只会短,永远写不长就是很悲伤。

520到了,表白所以的太太和小可爱们!有好多cp想写的,比如说修修....但是想想没时间就是很委屈....

最后还是给了鹊鹊!我爱鹊鹊!

评论(4)

热度(44)